Who We Are

We are an interdenominational Christian organisation serving among tertiary-level students and graduates in Singapore.

 

Formed in 1959, the pioneering emphasis of FES was to develop a strong evangelical witness in every institution of higher learning in Singapore. FES also coordinates the work of the Christian Fellowships (CFs) on various campuses, facilitates interaction between student leaders from the various groups and enables them to exchange ideas and encourage one another effectively.

 

The long-term vision was, and still is, “to encourage and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indigenous leadership and responsibility…. to make (a vital contribution) to the Church…. to see forthcoming able Bible scholars and teachers, Christian writers, preachers, missionaries and other Christian workers” (from the first FES Annual Report. 1960).

 

Encapsulating the ethos that has guided FES since its formation, our vision is:

 

To see a community of Christlike leaders who are salt and light on campus, in the church, and in society for the glory of God.

FES Annual Report 2023

The FES Singapore Story

SERVING GOD AMONG STUDENTS AND
GRADUATES IN SINGAPORE

From the Blog

  • Volunteering: Blessing the Next Generation   Hi everyone, I am Kevin, currently serving on the FES Board representing the English Section Working Committee. During my student days at NUS from 2009 to 2013, I joined the 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 (VCF).......

  • 不晓得你上次好好看一本书是几时的事了?你愿意重拾看书,发掘这‘宝藏’吗? 《心意更新:如何调整内心生活》读书小组   从去年八月开始,我和几位校友就开始跟淑贞干事一起读属灵书籍《心意更新:如何调整內心生活》。这本书的作者是麥哥登,内容包括五大段:动机,时间的运用,智慧与知识,属灵的能力和复原。书籍的核心重点就是如何从不同的角度和方法来学习放慢脚步,调整内心的世界,并从中经历心意的更新。这个读书小组会大概每两到三个月见一次面,并在见面前阅读两章和操练一些之前讨论出来的相关应用。 我本身就从这本书和校友们的分享中获益了许多,如整理自己内心世界的实用方法,分配时间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安排我的优先次序。很多时候时间会在不经意间流逝是因为我不了解自己的优缺点,因而容易把多数时间花费在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上。这也意味着我需要先了解自己的生活节奏,如何时是忙碌期,何时最有精神做阅读或编码相关的事情,何时可以跟人约谈或独处。我也发现自己容易因为其他人的“要求”而把注意力放在他们的身上,忽略了更重要的事情。其实,很多时候这些事情并非紧急,也并非需要立即去处理。因此,学习如何说 “不”或“下次”也是书中给我们的教导。当然,我们需要有智慧去分辨事情的严重性、紧迫性,并在适当的时候重新调整自己的优先次序。 有了健康的生活规律,我们才有精力和时间把注意力放回那些有永恒价值的事情上,如亲近神。这也是我们小组其中的一个功课:学习每个星期找至少三个小时来操练从忙碌中退下,用写祷文、反省、听诗歌等方式整理自己的心境,并专注地聆听上帝的声音。这个 “安静聆听”的功课也帮助我重新和从心地把眼目从忙碌的世界中转回到上帝的身上。我很感恩能跟这个读书小组的弟兄姐妹一起学习和操练这些重要的功课,并且在面对困难或有任何心得时都能一起分享和彼此扶持。     董心玺(2021) 国大校友...

  • 今年校园宣教日的主题是《我们的福音怎么了? 》,我们先去看在创启地区的福音故事,再透过了解北非和中东一些国家的学生福音工作,再一次反思福音在人生命中的重量。 令我震憾的是,在创启地区的信徒在面对的是生命的问题和挑战,接受福音意味着失去工作、朋友、家庭。一位信徒在朋友面前坦承自己是基督徒后,朋友立即前往警察局告发,这位信徒的工作没有了,汽车也被没收了,但他往后仍然步行五个小时前往聚会地点;另一位信徒曾多次面临警察登门拜访,被问到:你仍然是基督徒吗?虽然内心仍然恐惧,但这位信徒仍坚定地回应:是。 “你仍然是基督徒吗?”,这对我来说俨然是一个灵魂拷问,在面对赌上人生下半程的处境下,这固然不是能随口回答的问题,即使在舒适和拥有宗教自由的新加坡,这个回答也不容易。在基督徒的身份上,因着恩典是从上帝白白而来的,口里承认,心里相信,就必得救。然而在基督徒的见证上,我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决定,是以基督徒的样式去思考和作决定吗?我再一次想起潘霍华所提出的廉价恩典和重价恩典,两者的分别,简单来说,在于“代价”二字。重价恩典说在领受神的恩典后,我们被呼召到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跟前,为着他人的生命,我们亦背上自己的十字架被差派出去。这一天晚上,我一直问自己:究竟在创启地区的信徒,他们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以致他们能不惜负上这么大的代价仍奋不顾身地跟随基督?我自己又可以为福音负上怎样的代价? 最后,温巴拿巴牧师以关怀表亲(注1)的经验来带出一些跨文化宣教的重点,聆听是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了解他们的生命,了解他们的挣扎,了解他们的想法,甚至可以尝试在斋戒月一起禁食。这样,我们就有基础与表亲一起对话,谈论生命和信仰课题。在一位表亲的分享视频里,有一句话使我很感动,他说:在每一位接受耶稣基督的表亲心里,都有一种痛,我们传福音的人,需要了解和拥抱这一种痛。   注1:基督徒与以实玛利的后代为表亲   林国宏 华文组主任  ...

  • 这个学期,门训部举办了一系列的护教学讲座,目的在于为基督徒学生提供不同的学习视角,希望借此激发并装备我们。讲座系列涵盖了三个主题:创造、战争和苦难。 让我本身印象深刻的是第二堂讲座《战争》。新加坡神学院的讲师梁以利亚牧师/博士指出,战争暴力这个课题,特别是在旧约中涉及的战争暴力,是一个容易被误解的领域,主要原因在于我们常常用现代的标准来衡量古代社会的行为。比如现在的美国人若是以美国的价值观和标准来评判亚洲国家的人权状况,那就忽略了不同地区的文化和价值观之间的差异。同样的,我们很容易用现代的“文明发展”来评判古代的“野蛮行为”。但是我们需要明白,文明的发展是一个历史过程,每个国家、地区都有不同的发展阶段和文化传统。就像新加坡保留鞭刑一样,虽然西方可能觉得这不人道,但对新加坡来说,它有着自己的用意和目的。同样,美国废除了绞刑,而新加坡还在实行,这也是因为两个国家在人权发展上的不同阶段。 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用现代的标准来评判古代的行为,也不能将旧约中的暴力行为简单地归类为种族灭绝或种族清洗。这是一个复杂的议题,需要我们深入了解不同文化、不同时代的背景和价值观。这也使我意识到作为学生的我们很容易受到现代世俗趋势和知识的影响,而受制于自己的知识盲点。 另外,在专题讲座三《苦难》中,我收获颇丰。自小以来,我一直好奇为什么人类会经历苦难?为何上帝不能创造一个没有苦难的世界?或者,苦难是否只是上帝为了惩罚我们而设立的?这些问题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信徒都常常会质疑。在讲座中,梁牧师解释道,神的全能并不代表祂可以完全摆脱世间的局限性,神选择接受这些局限,因为祂愿意创造人类。从逻辑上来说,神能够创造只能选择善的人类。但是,为了使美善存在,就需要“恶”的存在。因为美善无法在没有“恶”的情况下被体现,所以美善的存在必然伴随着“恶”的存在。因此,人类拥有自由意志,才能够完美。 此外,梁牧师提出了一个我从未思考过的问题:“人在堕落之前是否经历苦难?”这是一个令人意外的问题。然而圣经也清楚地告诉了我们答案。例如,在《创世记》3:16中提到:“神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 从这段经文中可以看出,人类在创造之后就经历了痛苦。然而,很多时候我们在阅读圣经时会忽略这些描述。人类本身拥有痛苦感是为了保护自己,比如在受伤时才会避开危险。梁牧师还提到,在堕落之前,痛苦是一种祝福,但是在堕落之后,神让痛苦加重了。 最后,我感到很荣幸能邀请梁牧师来从不同的角度解读旧约,这一系列讲座对我们思考这些课题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王衍晟 南大电机电子工程系 第三年...

  • Something New! This is the first issue of Impetus for 2024 and we are trying new things again. The first thing you would have noticed as a regular reader is that this issue starts with a feature article that relates......

  • GS Letter   FES 2023: A Fellowship of Global Citizens   This is now my third year as General Secretary of FES Singapore. I started in 2021, right in the middle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In that sense, it was......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