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Sintee Goh

进入新的一年,我们难免问:疫情要结束了吗?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疫情几时结束,并不是一个回答得了的问题。过去两年,在学生当中常会听到彼此慰问、关怀时,提到:有去学校上课吗?学生去学校上课曾几何时已经不是“顺理成章”的事,而是大家需要确认后才会晓得的“近况”。这是今日学生在校园的写照,这难道不是我们年轻的一代在教会的写照吗? 线上的作业学习我们都会认同是必须的,但线上的校园团契或教会崇拜我们愿意持续下去吗?去年校园团契曾经到一个地步,同工们确实只能够在线上与学生一起团契、灵修和查经。但是当情况一旦允许,弟兄姐妹就迫不及待,安排课室或聚会点,实体地进行团契。除了因为大家渴望面对面沟通,笔者更能感受到学生在课业之外对接触人与服事人的诉求。这里必须实话实说,同工们在这两年期间,鲜少在校园职员会议中告诉学生要向校方提出订场地实体聚会的要求;每次都是学生在订了场地,校方衡量疫情情况后拒绝,不得已要取消预订,看着他们一脸失望就可以知道,我们又要线上聚会了。 从这些年轻人对实体聚会的渴望,我们是否就能总结:是这两年的疫情使他们对团契生活的觉醒?经过认真地探讨、询问,我们确实了这些现象并不只是疫情所催化的现象;在疫情爆发之前,年轻人对被聆听的渴望和了解就已经出现了。在这里感恩2020年人口普查后出现的座谈会,得以与年轻的弟兄姐妹对话。机构同工在2020年之前进行至今的针对新加坡教会各年龄层的访问,使我们明白今天出现的情况,并不是因为两年疫情才勾勒出的年轻一代灵性真貌。 在笔者踏入校园团契的年代,当时校园团契有一个针对我们这些刚信主,还未开始参加教会崇拜的栽培小组。带领栽培的组长通常面对的问题是:我们因为不是来自基督徒家庭,所以在主日需要去教会崇拜时,就会面对重重的难关。当然,这也是我们迫切祷告的时候。乍看不可思议,但这确实是我们在初信的年日,真实彼此聆听,关怀的事情。我们确实有些弟兄姐妹索性就不与家人对抗,直接把校园团契聚会当作教会的崇拜。针对这个现象,FES第一任总干事孙耀光医生还特别写了一本小书:《学生与教会》。毕竟,校园团契是无法取代教会肢体生活在每位弟兄姐妹在主里成长的影响与塑造。 来到今日,进入校园团契的学生大多是来自在教会的弟兄姐妹。他们有些从小在教会长大,已经在圣经与属灵的知识上有个人的理解;来到校园团契时,随即找到他们在读书的“职场”一群志同道合的群体。这个校园团契与他们在教会的属灵社群不一样的就是来自不同的国家、教会的宗派,甚至连对圣经的诠释都有可能不同!但是,这些刚认识的弟兄姐妹竟然在“铁磨铁”的大环境中,衍生出归属感,建立委身基督的使命。 基督徒学生在校园作见证荣耀主的年日其实非常短促,最多四年,通常是三年。即便如此,他们在教会与校园团契确实面对分身乏术的张力。课业的压力都是基督徒学生预备摆上的代价,因为他们知道委身代表某些层面的牺牲。反倒是一些弟兄姐妹原本就在教会有服事的岗位,当他们知道在校园的时光有限时,就义无反顾,承担额外的责任,成为校园团契职员或组长,但这并不是他们罔顾教会职务的表现。我们不应当对这些弟兄姐妹予以责备,反倒应当聆听他们为何有如此“反常”的举措。与其把这些我们所熟悉,从小看他们长大的弟兄姐妹当作是不专注的同工;可否我们趁此良机的引导,带出他们日后在教会长期委身的潜力? 笔者见证许多在校园委身的弟兄姐妹在教会也继续奉献同样的委身情怀,甚至带动教会的弟兄姐妹,生命影响生命。无论身为教会牧者或领袖,都让我们在这群基督徒学生成长的岁月里,作为他们身旁的鼓励与聆听者。就像摩西一直都看见约书亚的潜力,并在上帝的时间里委予重任,带领以色列十二支派进入迦南地。今日的基督徒学生或许会有点冲动或莽撞,但我们无论是校园同工或是教会的导师,都应当在旁观察,使到千里马有空间施展拳脚,就算我们不是伯乐,都叫上帝的心意在这群基督徒学生的生命中满足!   赖斯强主任...

义安理工 校园团契对我来说就是校园里的家,充满欢乐,互相扶持一起前往毕业的路。这三年在义安校园团契经过不少风雨,也经历不少未知。第一年还没进入疫情前,每个星期活动开始之前总是期待和团员们吃饭、谈心,互相跟进彼此的近况。记得迎新茶会活动还没开始之前,学姐们在走廊练歌时就跟一起唱,那是校园团契的生活。 开始当职员时疫情来袭,活动改成线上,没有带领过活动的我很慌,但有凯琦、恩典和绮桦干事的配搭,万事互相效力,疫情下有神的应许。我感恩有机会来服事,承担了联谊营等岗位。无论在什么岗位服事都好,信靠顺服是我在这三年最大的学习。无论团契的大小,互相扶持使我们更加亲近,希望建立起来的温暖能够为维持下去,也盼望毕业后来参加彩虹之约。   谢恩瀚 义安理工 应毕生   新加坡理工 在校园团契的日子,我有机会目睹学长姐们在校园内透过活动等做主的见证。校园团契之所以特别是因为我们像一家人一样,不拘是透过音乐、查经、游戏还是祷告彼此服事。我们会在每周活动结束前分享代祷与感恩事项,并彼此代祷。由于华文团契契友人数不多的缘故,我们也得以更深入地了解彼此。 疫情期间,所有课程从实体转为线上,我们都有点措手不及。但是感恩的是,我们依然可以每周透过zoom聚会,甚至假期期间可以分成小组去登山。 生命就像一列火车,有人进入你的火车(生命)与你共乘,建立回忆;有时乘客也会下车,但是上帝一直是车站站长。祂对我们有美好的计划,祂预备我们脚下的轨道,并且一直与我们同在。无论遇到什么困难,让我们坚定于神,以心灵诚实服事祂。 最后我要感谢国宏干事、斯强干事和欣蒂干事这三年来的引导、陪伴与预备查经材料。还有谢谢铭宗、孙政、凯翔、伟鹏、浚杰、涌恩、易恩、瑞泽和恩祈一起服事。 郑兆成 新加坡理工 应毕生  ...

从校园宣教日的一开始,到结束后的宵夜之Sobremesa(1) 时间都围绕着一个主题,那就是接待。其中最大的提醒就是践行接待的重要,用爱心接待每个人,而不是选择性的接待。这也让我重新思考要如何在家里、学校、教会中接待身边的人,包括那些与自己不同”标签”的人。谈到标签,我们常常给人贴上不同的标签,方便快速对人有初级的认知,再依从他的背景和特质接待他。然而,这些标签也可能限制我们对他人的认知。当我们对某些标签存有偏见时,这会阻拦我们去真诚接待。因此,要真正认识和接待他人是不容易的功课,是基督徒该看重和学习的,因为上帝也是如此款待我们。时至今日,身边依然有需要帮助和关爱的弟兄姐妹。愿我们能看见他们的需要,并愿意真诚的接待他们!   刘乐贤 新加坡管理大学计算机科学系 第二年   1 Sobremesa出于西班牙文化,意指在饭后的甜点时间与人同桌建立关系。...

还记得从国大毕业后,我有一段时间在向神寻求自己未来服事的方向。当时,我有两个感动和看见,分别是在校园团契和校友团契中服事。现在回想起来,我不禁感叹神的带领是多么的奇妙。我感恩在神的带领下,我能有机会通过我在校园和校友团契的服事,成为校友助理干事,在其中建立校园和校友之间的连结. 虽然我知道在其他团契中,有校园助理干事的存在,但因为当时国大团契没有,所以我不是很确定助理干事有什么样的职责。我决定先以校友的身份参与校园团契的活动。我为着能在毕业后继续参与团契活动而感恩。在这过程中,我不仅有更多的机会与学弟妹们建立关系,我也有机会通过分享一些个人的经历来给予他们鼓励和帮助。 除了参与校园团契的活动,我也在毕业后加入了国大校友团契职员会。校友团契给予校友们一个很好的平台,让大家可以彼此分享、鼓励和代祷,在毕业后也继续彼此守望,生命影响生命。 虽然我在毕业后参与了校园和校友团契,但我在前期并没有很清楚的知道这两者该有什么样的配搭与连结。最初的时候,我主要是把我在校园团契中所理解的需要传达给校友团契,帮助校友团契更好地接触校园的学弟学妹。之后,我发现因着我能持续地在校园与学弟妹们建立关系,我能更好地去建立校园与校友的连结。其中一个是对于新校友们的支持与建立,帮助刚毕业的新校友们适应和调整新的工作生活,以及迎接和帮助他们融入校友团契。 在参与校园和校友团契的期间,神就像是一个画家,用祂的一笔一划,引领着我,逐渐地让我看见祂的动工和心意。虽然很多时候我只能看见眼前的事物,也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但是这也给了我空间去仰望和信靠。只要我们有愿意寻求和信靠的心,我相信神必定带领我们成就祂在我们身上所安排的美好旨意。   张维兴 国大校友(2018) 助理干事...

大家好我是盈瑄,今年一月刚从台湾来到国大交换一学期。这是我第一次来新加坡也是第一次在离家那么远的地方过年。原本以为只能自己一个人孤单地待在宿舍,但是感谢神透过团契举办的新春活动让我有机会可以进到当地人的家中,体验新加坡人是怎么过年的。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新加坡过年时会吃“鱼生”的这项传统,将所有的配料准备好后全部倒入一个容器中,接着每个人都拿着筷子大喊:“发啦”将其搅拌均匀,这是我在台湾不曾见到的习俗。这次聚会还品尝到了鸡饭、炒粿条和各式各样的过年小点心,不仅认识到了当地的朋友,还有来自美国、匈牙利的交换学生。过程中大家一起敬拜、一起聊天,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 透过这次聚会让我深深体会到「信仰」是如何轻易的将人们联系起来。不管你的生长背景、种族、语言多么不同,但有上帝与我们同在,我们就都是神的儿女、是一家人。虽然在疫情的肆虐下申请出国的过程有很多阻拦,但是感谢上帝让我了解该如何把一切的烦恼都交托给祂,也让我可以认识到团契和世界各地有趣的朋友。 廖盈瑄 国大政治系 第四年...

感谢主!在疫情期间,联合校友退修日的时间改了又改,难得我们却还是有机会齐聚一堂,一起分享祂的话语! 在活动开始前,当筹委在报告节目流程的时候,我心想:“咦,怎么才听一下子的道而已?那么多小组分享的时间?” 之后才发现到这样子的安排甚好!因为开始踏入社会后,尤其是疫情期间,能够和校友们团契,坐下来好好地分享信仰的时间实在是少之又少。这个时间也让我们一起把焦点转向神在我们身上的爱和所成就的事情。听见弟兄姐妹生活里的挣扎和他们如何的经历神,一起感恩我们所经历的事情原来都一样,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这样的经历!彼此分享之后,我们也一起为着彼此祷告。 在淑贞干事的分享中,圣灵提醒我,让我意识到整本圣经都在述说着神的爱,以及神为我们预备的救恩——耶稣为了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 有一位姐妹分享到,未来的她应该不会记得疫情的这两年,因为她觉得这两年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完成一样。这不禁让我思考我对这两年的看法。回顾这两年,因为没有了疫情前的忙碌,加上少了周末来回马来西亚,我多了很多时间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我发现到原来自己的内心其实很空虚,并且和神的关系并不好。但神这两年里以祂的爱引导我回到祂的怀抱,和祂建立一个美好的关系! 感谢主,因为在看似没有希望的两年给了我盼望! 带领我度过在我人生里低潮!愿我的经历能在未来被神使用!愿荣耀尊贵归与神!   徐敏慧 义安校友(2018)...

以前我会时常问自己为什么会在生活中受苦?难道基督徒也要受苦?连我自己都有过这些疑问,非信徒更不用说了。我常听身边的朋友怨天尤人,分享自己遇到的种种困难,埋怨上天对他们不公等等。每当他们问我是不是基督徒就不会遇到这些困难,或是质问我为什么主耶稣会让我受苦时,我都会感到不知所措,没办法给他们一个完美的答案。听了团契举办的讲座《为什么我们会受苦?》,我想我有答案了。 讲座在11月22日,通过Zoom 平台进行,共有12位学生参加。讲员淑贞干事根据神的话一一地解答了我们的疑问。我学到了痛苦主要是我们的“罪恶”廷伸出来的结果,不是神特地给我们的。神原本就想把最好的给我们,怎会让我们不好过呢?因人犯罪,所以才会受苦。因人的眼里看见的是这个世界而不是神,所以受苦。因人不听话,才会受苦。 其实神想让我们明白祂是创造者,我们是按着祂的样式造的,神要我们像祂一样,所以我们应该听祂的、跟随着祂。哥林多前书也提到:“神是信实的,他必不容许你们受试探过于你们承受得起的,而且在受试探的时候,必定给你们开一条出路,使你们能忍受得住的。”  我知道神是爱我们的。祂愿意舍弃自己的儿子,主耶稣替我们受苦受难,我们所受的苦,祂都明白,因祂也经历过。 受苦有可能是神给我们的一种试炼,我们应该在困难中仰望神,听祂的安排,而不是用自己所谓的“知识”做决定,那样我们会走冤枉路,受更多的苦。   陈依灵 义安理工护理系 第一年...

今年的大家庭聚会能够顺利进行,真是感谢神的恩典。 还记得今年初,我、斯强干事、欣蒂干事和绮桦干事组成工作小组,开始筹备大家庭聚会。当时新加坡的疫情还算稳定,所以我们就锁定以实体的方式进行,并且回到我们所熟悉的地点—— 圣公会善牧堂来进行。当时的我们还算有信心,相信一定可以办得到。但是,随着新加坡的疫情日益严重,所有的计划跟不上变化,只好有随时需要应变的心理准备。感谢神,最后我们还是能够以实体的方式进行,并且也提供线上的方式让无法前来的弟兄姐妹一起参与。虽然整个筹备过程历经波折,心情像过山车一样, 但是可以见证神如何在其中一直带领和保守。 今年大家庭聚会的主题为《一》,象征着202“1”年,合“一“,也有“疫”情的谐音。当天出席实体聚会的弟兄姐妹,都会拿到印有与主题有关的短语的书签,包括了“始终如一,非一成不变“、”同心合一,疫同奔天路“、”同心合一,要专一于主“。这些短语也帮助弟兄姐妹来思考疫情当下的校园事工要如何应变,也鼓励弟兄姐妹反思自己在校园事工所能扮演的角色。 可能你也和我一样,对当天的讲员黄遨游牧师的分享已经印象模糊,甚至连斯强干事的主任报告都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你肯定对当晚弟兄姐妹实体的团契交通记忆犹新。虽然防疫期间还是有许多的限制,这不能阻挡弟兄姐妹们一起向神发出来自内心的颂赞,同心合一地为校园事工代祷,还有与许久未见的朋友们打招呼等等。这些场景都让我感动许久,并深深地感谢神恩典的保守。 愿一切荣耀都归给那三位一体的真神。 期望一年后的大家庭聚会,可以与你一起在主里相逢!   李佳训 国大校友(2011)         ...

因为疫情的缘故,学校课程都将在网上进行,与同学也很难有见面交流的机会。但是我很幸运也很感恩在我开学之前,就来到了SIM华文团契,认识了当中的弟兄姐妹们并且每周都有机会见面交流,一起灵修与团契。 这在疫情的限制当中显得尤为珍贵。 加入团契后不久,就迎来了迎新营。大家一起吃饭,一起游戏,一起听干事的分享,彼此之间更加认识了。不仅如此,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透过迎新营,我对自己有更全面的认识,也促使我去思考团契的意义。 在迎新营当中,我尝试了在一个不算特别熟悉的情况下带领实体敬拜,这对不那么喜欢吸引别人注意的我来说是一个进步。团契里的氛围很包容也很有爱,透过点点滴滴,我也看到了营会的筹委们的用心准备,不仅营造活跃的氛围,还透过游戏增进大家对福音的认识和促进更深层的思考,让这个营会不同于其它的社交活动。 我印象很深的是斯强干事关于团契生活的分享,他引用了潘霍华牧师的一句话:凡要团契而不想独处的,言语和情感都变得空虚;凡想独处而不要团契的,就毁于虚荣、自恋和绝望的深渊中。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激发我思考团契的意义和我们应该怎样平衡好独处和团契的时间。它也让我产生了新的思想,想要在SIM团契里面亲身经历团契的意义。   雷雨禾 SIM数据科学与商业分析 第一年 ...

在2021年9月21日,南大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华文组,英文组,印尼组)联合举办了一个中秋节福音性聚会。作为华人传统节日,中秋节也象征着团圆,因此团契想趁此机会一起来庆祝中秋节,同时希望透过这个聚会能够邀请非信徒朋友来到我们当中。 这其实也不是团契第一年举办中秋节聚会,前几年团契也曾经一起做月饼庆中秋。不过,今年的聚会调整了方向,主要挑战契友们去邀请新朋友来到我们当中,也想要以比较轻松欢乐的形式来进行这个聚会,让新朋友们能够更融入聚会的氛围,下一次更愿意来参加团契的其他活动,也透过团契感受到上帝的爱。 原本聚会是要以线上线下同步的方式进行,但由于疫情的影响,我们临时改成了在线上进行。感谢主,这个改变对聚会没有太大的影响,包括契友以及新朋友吗,活动最终有将近53位参与者。除了大部分契友和所邀请的新朋友,我们也有NTU CRU以及Tabernacles的弟兄姐妹们一同来参加。 我们把聚会主题设定为 《一起发光吧!》,象征着每位契友都能够在校园当中发光发热,影响我们身边的朋友,并把耶稣介绍给他们。配合这个主题,这个聚会的亮点之一就是一起制作手工灯笼和提灯笼。 聚会以敬拜赞美开始,和往常的的敬拜赞美不同,来自三个团契的契友们组成了敬拜团,一起带领了一首能用三个语言(英语,中语,印尼语)唱的诗歌,除了让大家能够用最舒服的语言来敬拜神,也让大家感受到即使是使用不同的语言也能够同心合一地敬拜我们同一个主。 敬拜赞美后,就用了特别的方式来进行一个类似猜灯谜的游戏。我们准备了一些印尼语和华语的俚语,让大家透过游戏来猜猜这些俚语的意思,也帮助大家了解彼此的文化。 随后,我们一起观看一个短短的见证分享视频《How do you fix a broken family?: Felicia Chin on the hope that heal》,从分享中看到许多人可能在原生家庭中曾经被伤害,可是耶稣能够医治我们的破碎,恢复我们和家人的关系,我们也能透过上帝的爱,学会爱我们的家人。我们也希望透过这个分享,新朋友能够认识那位爱我们,也爱我们家人的耶稣。 分享后,就到了大家最期待的制作手工灯笼的环节。 参加者在小组里一同制作灯笼。 制作完灯笼,我们一起拍大合照然后结束聚会。拍大合照时,看得出大家都觉得这个活动非常有趣,大家的反馈也出乎了我们的意料。 这个聚会充满着值得感恩的地方。感谢神透过这个聚会,带来了那么多新朋友,也让我们意识到不管我们来自校园里的哪一个学生团契,在基督里,我们都是一个大家庭,我们在校园当中都有不小的影响力。我们也感恩在临时的更动下,我们所预备的灯笼材料和月饼都成功地在活动之前分发给大部分的参加者。聚会后看见大家很开心地玩着他们所做的灯笼,并在Instagram分享,我们都很开心。最后,感谢神一路上的带领,即使筹划过程困难重重,一切仍旧顺利完成,把荣耀都归给神。     黄嬿燕 南大化学和生物化学系 第二年 陈维杰 南大数据科学和人工智能系 第二年...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