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Sintee Goh

不晓得你上次好好看一本书是几时的事了?你愿意重拾看书,发掘这‘宝藏’吗? 《心意更新:如何调整内心生活》读书小组   从去年八月开始,我和几位校友就开始跟淑贞干事一起读属灵书籍《心意更新:如何调整內心生活》。这本书的作者是麥哥登,内容包括五大段:动机,时间的运用,智慧与知识,属灵的能力和复原。书籍的核心重点就是如何从不同的角度和方法来学习放慢脚步,调整内心的世界,并从中经历心意的更新。这个读书小组会大概每两到三个月见一次面,并在见面前阅读两章和操练一些之前讨论出来的相关应用。 我本身就从这本书和校友们的分享中获益了许多,如整理自己内心世界的实用方法,分配时间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安排我的优先次序。很多时候时间会在不经意间流逝是因为我不了解自己的优缺点,因而容易把多数时间花费在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上。这也意味着我需要先了解自己的生活节奏,如何时是忙碌期,何时最有精神做阅读或编码相关的事情,何时可以跟人约谈或独处。我也发现自己容易因为其他人的“要求”而把注意力放在他们的身上,忽略了更重要的事情。其实,很多时候这些事情并非紧急,也并非需要立即去处理。因此,学习如何说 “不”或“下次”也是书中给我们的教导。当然,我们需要有智慧去分辨事情的严重性、紧迫性,并在适当的时候重新调整自己的优先次序。 有了健康的生活规律,我们才有精力和时间把注意力放回那些有永恒价值的事情上,如亲近神。这也是我们小组其中的一个功课:学习每个星期找至少三个小时来操练从忙碌中退下,用写祷文、反省、听诗歌等方式整理自己的心境,并专注地聆听上帝的声音。这个 “安静聆听”的功课也帮助我重新和从心地把眼目从忙碌的世界中转回到上帝的身上。我很感恩能跟这个读书小组的弟兄姐妹一起学习和操练这些重要的功课,并且在面对困难或有任何心得时都能一起分享和彼此扶持。     董心玺(2021) 国大校友 ...

今年校园宣教日的主题是《我们的福音怎么了? 》,我们先去看在创启地区的福音故事,再透过了解北非和中东一些国家的学生福音工作,再一次反思福音在人生命中的重量。 令我震憾的是,在创启地区的信徒在面对的是生命的问题和挑战,接受福音意味着失去工作、朋友、家庭。一位信徒在朋友面前坦承自己是基督徒后,朋友立即前往警察局告发,这位信徒的工作没有了,汽车也被没收了,但他往后仍然步行五个小时前往聚会地点;另一位信徒曾多次面临警察登门拜访,被问到:你仍然是基督徒吗?虽然内心仍然恐惧,但这位信徒仍坚定地回应:是。 “你仍然是基督徒吗?”,这对我来说俨然是一个灵魂拷问,在面对赌上人生下半程的处境下,这固然不是能随口回答的问题,即使在舒适和拥有宗教自由的新加坡,这个回答也不容易。在基督徒的身份上,因着恩典是从上帝白白而来的,口里承认,心里相信,就必得救。然而在基督徒的见证上,我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决定,是以基督徒的样式去思考和作决定吗?我再一次想起潘霍华所提出的廉价恩典和重价恩典,两者的分别,简单来说,在于“代价”二字。重价恩典说在领受神的恩典后,我们被呼召到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跟前,为着他人的生命,我们亦背上自己的十字架被差派出去。这一天晚上,我一直问自己:究竟在创启地区的信徒,他们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以致他们能不惜负上这么大的代价仍奋不顾身地跟随基督?我自己又可以为福音负上怎样的代价? 最后,温巴拿巴牧师以关怀表亲(注1)的经验来带出一些跨文化宣教的重点,聆听是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了解他们的生命,了解他们的挣扎,了解他们的想法,甚至可以尝试在斋戒月一起禁食。这样,我们就有基础与表亲一起对话,谈论生命和信仰课题。在一位表亲的分享视频里,有一句话使我很感动,他说:在每一位接受耶稣基督的表亲心里,都有一种痛,我们传福音的人,需要了解和拥抱这一种痛。   注1:基督徒与以实玛利的后代为表亲   林国宏 华文组主任   ...

这个学期,门训部举办了一系列的护教学讲座,目的在于为基督徒学生提供不同的学习视角,希望借此激发并装备我们。讲座系列涵盖了三个主题:创造、战争和苦难。 让我本身印象深刻的是第二堂讲座《战争》。新加坡神学院的讲师梁以利亚牧师/博士指出,战争暴力这个课题,特别是在旧约中涉及的战争暴力,是一个容易被误解的领域,主要原因在于我们常常用现代的标准来衡量古代社会的行为。比如现在的美国人若是以美国的价值观和标准来评判亚洲国家的人权状况,那就忽略了不同地区的文化和价值观之间的差异。同样的,我们很容易用现代的“文明发展”来评判古代的“野蛮行为”。但是我们需要明白,文明的发展是一个历史过程,每个国家、地区都有不同的发展阶段和文化传统。就像新加坡保留鞭刑一样,虽然西方可能觉得这不人道,但对新加坡来说,它有着自己的用意和目的。同样,美国废除了绞刑,而新加坡还在实行,这也是因为两个国家在人权发展上的不同阶段。 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用现代的标准来评判古代的行为,也不能将旧约中的暴力行为简单地归类为种族灭绝或种族清洗。这是一个复杂的议题,需要我们深入了解不同文化、不同时代的背景和价值观。这也使我意识到作为学生的我们很容易受到现代世俗趋势和知识的影响,而受制于自己的知识盲点。 另外,在专题讲座三《苦难》中,我收获颇丰。自小以来,我一直好奇为什么人类会经历苦难?为何上帝不能创造一个没有苦难的世界?或者,苦难是否只是上帝为了惩罚我们而设立的?这些问题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信徒都常常会质疑。在讲座中,梁牧师解释道,神的全能并不代表祂可以完全摆脱世间的局限性,神选择接受这些局限,因为祂愿意创造人类。从逻辑上来说,神能够创造只能选择善的人类。但是,为了使美善存在,就需要“恶”的存在。因为美善无法在没有“恶”的情况下被体现,所以美善的存在必然伴随着“恶”的存在。因此,人类拥有自由意志,才能够完美。 此外,梁牧师提出了一个我从未思考过的问题:“人在堕落之前是否经历苦难?”这是一个令人意外的问题。然而圣经也清楚地告诉了我们答案。例如,在《创世记》3:16中提到:“神对女人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 从这段经文中可以看出,人类在创造之后就经历了痛苦。然而,很多时候我们在阅读圣经时会忽略这些描述。人类本身拥有痛苦感是为了保护自己,比如在受伤时才会避开危险。梁牧师还提到,在堕落之前,痛苦是一种祝福,但是在堕落之后,神让痛苦加重了。 最后,我感到很荣幸能邀请梁牧师来从不同的角度解读旧约,这一系列讲座对我们思考这些课题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王衍晟 南大电机电子工程系 第三年 ...

“闹市中的灵修”,别闹了? “闹市中的灵修” 是每月一次的跨年届/校园的校友灵修活动。看了这个名称,或许会心想 “闹市灵修? 什么来的? 有可能咩? 别闹了!” 自 2016年6月11日开始,因神的恩典,“闹市中的灵修”持续至今,在疫情中仍生存下来,并且带来了新尝试——线上灵修。这也因此让我们有机会与在国外的校友一起灵修!进入新常态后恢复实体聚会是一个挣扎。我们现在非但恢复实体灵修,也持续在Zoom上进行“国际灵修分享”。 回顾以上旅程,灵命操练也如此,要有恒心,彼此陪伴和鼓励。我们的灵命旅程从来不是独自走的。忙碌的生活,喧闹的城市,我们的心就是闹市,时刻充满很多声音。其实,早晨的闹市很宁静。盼望我们每天繁忙的闹市(心)也可以有宁静时刻来亲近神。 最近灵修的经文,罗马书12-14章再次提醒爱的功课。神重视我们学习爱,并且要我们先学会爱祂,把身体献上过敬拜的生活,甚至爱敌人、掌权的,以及观点不同的弟兄姐妹。这是我们必须持续学习的功课。弟兄姐妹的分享也激励我学习包容,使我收获良多! 所以,在闹市灵修是有可能的!。如果我们的心如闹市,那可别“闹”了,一起找到宁静的节奏吧!   林佳颖国大校友(2015)   分享二 这一年多,我每个月都上线与当年认识的国大校友及一群“新扎师兄”一同在线上见面,一同分享读经心得。当中除了新加坡的弟兄姐妹,还有其他国家的,这在疫情之前,是我想也未曾想过的。感谢上帝透过网路科技给我们带来的便利。 过去两三年的疫情在经济、政治、心理和信仰上的严峻挑战给我们带来很大的衝击。线上聚会、讲座、崇拜的普及化让我们不得不在许多信仰议题,如:“实体聚会是否被渐渐线上聚会取代?”进行反思。到底一些的措举与圣经的原则是否背道而驰,都是我们需要深思明辨的。 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生活在高度城市化的新加坡,但间中也会面临繁忙的挑战。为此,忙中取静,对我们所言所行进行反思,是不可少的。我们到底是否已随波逐流,被花花世界那套七门八怪的把戏蒙蔽了,导致我们为“红豆汤”折腰,轻看了我们尊贵的“长子名分”?求主保守。 感谢神,“闹市中的灵修”这平台,让我们这群在五湖四海的职场上闯荡的校友们,可以透过对上帝的话语的默想,彼此分享。我们一同读了《使徒行传》,现在读著《罗马书》。我们这群来自不同工作、家庭和教会背景的弟兄姐妹对经文所作的反思、反省也不一样,自然也得出不一样的心得。感谢神,当弟兄姐妹坦诚地将这些可贵的心得与大家分享,我们其他参加的人也都从中受益,成为我们灵性上的激励。让我更受激励的是,看到一些较年轻的校友也在当中与我们分享上帝在他们身上的带领。我希望更多校友们能抽空出席这样的聚会,透过这平台一同分享我们生命中那满有上帝荣美的恩典故事。   叶定国大校友(2004) ...

2023年11月11日下午三时正,由国大校友团契主办的“2023聚恩之约”,在雪慧姐妹活泼的主持下拉开了序幕。来自马来西亚古来的雪慧提议把聚会取名为“聚恩之约”,因当地有一间著名的咖啡厅叫 “聚啡馆” ,因此FES会议室就成了我们的“聚恩馆”。“聚恩之约”的目的,是为了让校友们在一年即将来到尾声时,有机会一起聚集述说上帝在各自生命中的恩典。 当天我们邀请了循耀和秀蓉夫妇分享他们的生命故事,他们俩从事有关教育的工作,育有三名可爱的子女——允祈、允昕和允治。他们夫妇一开始分享从恋爱到结婚的故事,一切看似如此美好,直到二儿子允昕四岁时被发现患有先天一型糖尿病,而需要一辈子依赖打针输入胰岛素。这晴天霹雳的消息对他们夫妇而言,是个不小的打击,也在他们往后的生活带来了许多改变。他们每天需要定时为允昕打针,也要兼顾其他孩子的需要。虽然挑战重重,但夫妇俩时时藉着坦诚的沟通和祷告,靠着主和对彼此的爱,继续同心携手迈向未知的每一天。 随着允昕一天天长大,他渐渐意识到他的情况无法根治。当我听到循耀提到允昕有一天竟突然问他“祷告有什么用”时,我深深为这孩子感到心疼,可见他多么希望能像其他小孩不用再过打针的日子!允昕这单纯的疑问,也是我内心深处的疑问,有时我也在反思到底祷告是为了什么?我是不是也希望祷告每次要很“有用”?循耀和秀蓉接下来的分享,让我深深体会到向天父祷告最重要的不是为了要使祷告变得“有用”,而是为了要与天父建立亲密的关系。就像循耀和秀蓉不能答应允昕的全部要求,如移除他身上的针管和血糖仪,我也略略领悟到有时上帝也会因着祂对我的爱,无法答应我的全部要求,尽管当时的我多么无法理解上帝的作为。 循耀秀蓉一家虽面对不少挑战,他们家人彼此之间却充满了很多爱和关怀!大女儿允祈虽年纪还小但非常懂事,她就像个小家长一样照顾着弟弟们,甚至为了不要激起弟弟们吃甜食的欲望,而她自己也选择不吃甜食。一个小孩能有这样的自制力真是不容易!小儿子允治也非常活泼可爱,年幼的脸蛋时常带着笑容。 循耀秀蓉夫妇的分享结束后,参加聚会的校友们也轮流自我介绍,并分享上帝今年在各自生命中的作为。对我而言,今年年初,我突然失去我最亲爱的母亲,我一时间无法接受,对上帝充满疑问,我也开始度过将近八个月拿假在家乡照顾父亲的日子,但上帝的眷顾、弟兄姐妹的关爱和代祷,带我走过这段难熬的日子。回到新加坡恢复工作后,我读了一本如何面对痛失亲人的书。作者提到藉着他丧偶这件事,他反思他对上帝的爱,到底是因着“上帝附加恩典、顺境等美好事物”的缘故,还是因着上帝本身?我也得到一个很大的提醒:我们爱上帝,并非因祂有赐下我们诸般恩典,而是因祂就是我们生命中最大的恩典! 我从各弟兄姐妹的分享中,听到大家虽各自在家庭、职场、健康或其他方面遇到挑战,但上帝始终不离不弃地扶持着大家走过这一年。从循耀和秀蓉夫妇以及大家的分享,我领受到最荣耀上帝的见证,并不是上帝使我们生活一切美好或一帆风顺,而是当我们在困境中仍持守对祂的忠心和信靠!   孔令芳国大校友(2008) ...

日期:2023 年7月30日至8月10日地点:印尼雅加达参与人数:900人(超过160国家)   “Tabah dan Tangguh” 是2023 IFES 世界大会(World Assembly)的主题,与过去四年的疫情以及校园事工面对的种种挑战相呼应,鼓励我们要继续坚守神所赐予我们在校园里的使命,做光做盐。在开幕典礼的时候,来自全世界的弟兄姐妹齐聚一堂,一同开声宣告我们的信仰,一同敬拜。这是一个筵席,是一个人与神的聚会,是一个人与人的聚会。很开心今年有机会参加这个聚会,也认识到了许多弟兄姐妹,聆听了他们的分享,再次地被激励。 世界大会的节目非常之精彩。每天晚上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干事以及讲员们针对不同主题的分享,例如:社会公义、艺术、环境保护等。我突然发现原来校园事工可以如此活泼和多样,也被挑战继续地思考基督徒学生的呼召,如何从信仰的角度去思考学术以及各种的社会课题。 除了安排好的题目,在世界大会的每一个时间点,无论是搭电梯还是吃饭都有机会遇到不同的人,也让我有机会和他们交换故事。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顿饭是和一群也说中文的同工们一起吃的,听他们分享事工上面对的挑战,以及神如何保守他们的时候,我有种无力的感觉,因为我完全不能为他们做什么。我只能很迫切地为他们祷告,求上帝保守看顾他们,只要他们“活着就好”。另外,在临时的安排下,我也感恩神使用我以及几位来自台湾和香港的弟兄姐妹一同进行中文口译的服事。 每天早上我们都以诗篇的分享开始。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来自印尼的姐妹所分享的诗篇88篇。这是一个充满质疑、绝望、孤独、被拒绝的诗篇。但诗人坦然无惧地把自己所有的情绪、想法带到上帝的面前。平时的我对这篇诗篇并没有太大的感触,但这位姐妹提醒了我,这不是一个虚构的祷告。在现实中我们正有弟兄姐妹处于这样的处境当中,正在这样地祷告。他们虽然面对着信仰的挣扎和来自外界的逼迫,但他们如诗人一样,仍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来到上帝的面前。在世界大会里我也真的亲耳听见了他们的故事。 引用这位分享者的结语:“当我们沉浸在诗篇第 88 篇的话语中时,我们会发现一种深深的合一。我们与耶稣联合,他经历了深深的愤怒并为我们受苦。我们与诗篇作者站在一起,认识到我们共同的斗争和真正哀悼的力量。此外,我们发现自己与受苦的信徒有联系,也许我们自己不像诗篇作者那样经历苦难,但我们被呼召共同承担目前陷入困境的兄弟姐妹的负担。” 处于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家,我们需要提醒自己,不要忘记那些因为信仰献上自己生命的战士、不要忘记那些被拆毁的教堂,也不要忘记那些被囚禁的信徒。让我们想想他们,为他们向上帝祈祷。“愿主显明你的怜悯和正义。” 陈维杰南大数据科学与人工智能系第四年 ...

今年四月三十日的联合早报,专访了几个由居民自发激活组屋底层的故事,空荡荡的组屋底层摇身一变成为促进居民共同生活的共享空间。其中的发起者都不约而同提到「甘榜精神」这个早期新加坡的价值观。 按照新加坡华语资料库的定义,甘榜精神指居民邻里之间守望相助、互相关怀的精神。我前往荷兰道2座的共享图书馆一探究竟,这里所有的书和家具装饰都由居民自己提供和打理。我闲逛了一会后,一位居民笑着接待我坐下来聊天。他说这一年来,图书馆成为了居民们另一个家,很多做了几十年邻居却不相往来的居民,在这一年间成为了无所不谈的好友。在短短一个小时的拜访中,我确切感受到荷兰道2座居民的好客。 这种甘榜精神让我再一次反思团契的意义。谈到团契,可能我们会习惯把焦点放在“如何办好团契?”上,却很少去问,究竟团契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基督徒去团契又是去做什么?“一班基督徒在一起聚会”似乎就是团契的定义。 团契的希腊文原文是Koinonia,它的字根Koinonos的意思是与某人分享某事物,所以分享是团契的重点。基督徒一起团契的目的,就是为了分享。 问题是分享什么呢?斯托得(John Stott)在《心意更新的教会》一书中论述团契有三种分享: 内在的分享(share in together):以三一神为焦点,在团契中,我们彼此见证我们确切分享着从圣父、圣子、圣灵而来的恩典。 向外的分享(share out together):团契共同服事团契外的人,出于爱人如己的诫命,分享给他人物质和属灵的需要。 彼此的分享(share with each other):团契内弟兄姐妹彼此相爱,每人都是施与受的关系,互相接待、互相鼓励、互相安慰、互相分担。 简而言之,跟据斯托德的观点,团契所分享的是:上帝的恩典、向他人的服待以及弟兄姐妹的互相关怀,三者缺一不可。如果我们只看重第一点,则团契会诺斯底化,变得只追求个人得救;如果只看重第二点,则会变为社会福音;如果只看重第三点,则团契与普通社交场所无异。 甘榜精神鼓励我们进行第二和第三种的分享,而团契的甘榜精神,则鼓励着我们在分享的同时,以我们自身的生命向他人作见证:我们都共享着从神而来的恩典。   林国宏主任 ...

我第一次看到讲座的标题时就被吸引。毕竟,那些在婚姻中度过数年时光的夫妇,或许和我一样,曾经因为与另一半产生分歧,或是感受到婚姻最初的憧憬与实际存在差距。在这些时刻,他们可能会产生想要“逃离”婚姻堡垒的念头,或者思考如果依然保持单身是否能过上更幸福的生活,对过去怀揣着“想当初”的那种心情。不过,感恩的是,我来了这个讲座。从凌展辉长老的分享中,我终于从一些总是困扰着我的问题得到释怀。 在这婚姻逃城的讲座里,凌长老先是让我们思考为何“进城”的总总迷思,再探讨进城的正面与负面原因。那些婚姻迷思正是很多夫妇选择“逃”(离婚)的导因。凌长老为我们提供了独特的视角,来深刻地探讨婚姻中的问题。他从两个不同的角度出发,首先是揭示夫妻之间产生分歧的成因,其次则是提供了关于如何调整期望与失望之间关系的宝贵见解。谈到夫妻分歧的原因时,他深入探讨了各个方面,涵盖了从个人因素到夫妻相处的方式,一直延伸至家庭发展的外在因素。凌长老也分享说,我们与另一半的争执的很多时候起点都是因为我们没有从另一半的角度去理解他们的意思,太过专注于辩论谁对谁错,而不是解决问题本身,以致于忘记了“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的原则。 然而,这次讲座对我最有帮助的是关于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所带来的影响。原生家庭对婚姻的影响是一个非常敏感却又实实在在的问题。我们的家庭背景无可否认地塑造了我们的价值观、情感模式和人际关系处理方式。在婚姻里,我也意识到我的成长环境与父母关系对我的情感稳定,对另一半的同理心,以及处理与另一半的冲突方式都产生了无形而深远的影响。由于缺乏安全感和有效的心理引导,当面对冲突时,我往往选择逃避或者采取激烈的处理方式,并因此导致婚姻中紧张和矛盾的积累。感谢神的是,凌长老提供了一个极为有效的解决方案——学习宽恕。通过意识到怨恨只会继续捆绑我们,我们得学习放下对原生家庭成员的怨恨,这有助于我们在婚姻中更健康地成长。当然,实践宽恕并非易事。宽恕是一个逐步的过程,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努力,甚至是专业辅导的帮助。然而,也许唯有通过培养宽容的心态,我们才可以逐渐摆脱原生家庭的桎梏,实现一个更为自由和稳定的婚姻生活。 最后,凌长老引用了诗篇127:1来提醒我们如何仰望依靠神来建立合一的婚姻基础。这段经文提到“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是的,我们得谨记上帝才是我们婚姻的那位营造者!因此,我们需要向祂汲取经营婚姻的智慧,以祂的心为心,用祂的眼光来透视我们的生命,包括婚姻。对生命有了上帝的洞察力,我们才能真正了解彼此,学习夫妻之间相互成全和牺牲的爱,从而在我们的婚姻中反映出我们造物主——神的形象。但愿与弟兄姐妹共勉之,在婚姻里荣耀神,享受神,并以祂为乐!   黄雪慧国大校友(2009) ...

时隔两年的时间,我再次参加校园团契。第一次是在新加坡理工学院,第二次则是在南大。起初我都只是带着“看看”的心态参与活动,但没想到最终却留了下来。这两段的经历都带给我不一样的挑战和学习。 在新加坡理工学院的时候,其中的特点之一就是人数比较少,大概少过十位契友。然而,因为人数少,所以我们常常会轮流带查经、节目,彼此分担。记得我在职员会服事的期间,有些弟兄姐妹因为临时有事情而无法继续担任职员时,我们会彼此关心、分担职务。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些挑战。同时要兼顾学业、校园团契和教会的服事让我感到喘不过气,导致我开始抱怨,想要放弃参加团契。我还记得,时不时我会向上帝发出提问,问祂为什么校园团契依然还在,意义到底是什么。上帝并没有马上给我一个答复,而是继续将这个问题放在我的心里,一直到我进入大学。 来到大学,当朋友邀请我去团契的时候,我只是想参加几次就走了,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觉得很累。然而,弟兄姐妹们的接纳和关心很触动我,让我在团契里有了归属感。因此我选择留在团契,想将这份的爱和关心延续下去,传给我身边的人。到我大学生涯的第二年时,职员会开始寻找下一届职员人选,我想了几个星期后,决定要拒绝他们时,突然有个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其实,在大学里的这段时间是我最有活力、精力充沛的时段,所以应该要把握时机服事,更何况在校园里也只有四年的时间。就这样,我改变了想法并且在职员会服事了两年。 这几年,上帝回答了我的问题。祂渐渐地让我看清楚校园团契的重要性,与此同时也不断地陶造我。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职员正讨论新年度的活动策划时,有人就提出校园团契与教会有什么不同。经过一轮的讨论和分享后,我开始对校园团契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在往后的日子里,也勇于尝试新事物,策划有别于教会的活动。 从理工学院一直到大学,我常常会挣扎、疑惑,自己很害怕踏出那一步,怕自己没有办法胜任,没有时间兼顾学业,甚至害怕失败。但最终上帝的供应不曾间断,不仅带我克服心理上的障碍,也让我感受到服事的甘甜。每当我告诉上帝我已经完成我该做的事情,不想再继续下去的时候,祂就会透过一些人事物提醒我:祂还没有结束这段旅程,我还有功课需要学习。现今回头看的时候,我很高兴能够参与在其中,与弟兄姐妹们一起经历上帝奇妙的带领和恩典。   杨紫云 南大中文系 应届毕业生     ...

在应毕营结束一个月之后写下这反思,说实话我已记不清大多的细节了。回想起那时候,我非常享受与学长们、朋友们相处的时光。通夜吃宵夜、玩狼人杀肯定是难忘的, 但是能够聆听组员们对生活的反思、期待及挣扎同样让我至今受到启发和鼓励。 虽然我们读很不一样的科系,面对不一样的生活挑战,但是无论我们是在面对与家人同事相处的挣扎、情感上的纠结、工作的压力,我深深的领悟到,即使我能够得到我理想的工作,前面的道路定不会容易走。 当然,信息带给了我一些的重要提醒及让我从新的角度来看生活的目标。还记得第一堂“四马分尸”那么恐怖的比喻:若我们生活的当前、短期、长期目标与我的人生目标都有不同方向,那么我们到底怎么决定往哪方向走呢?因此我学习反思怎样去调整这些目标,以使它们保持一致 。我也记得第二堂讲座给了很多理财的实用技巧。其中我认为做重要的是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把金钱的一部分给予他们。无论自己是赚的很少或很多,这是不可忽略的。还有十一奉献在自己第一次拿到薪水的时候立刻给,就没有那么困难。 我个人的小小总结:我很感恩能够来到应毕营来调整我踏入新的生活阶段之前的心态,还有能够享受与其他弟兄姐妹相处的时间。:D   刘晓恬 国大生命科学系 应届毕业生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