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Sintee Goh

作为应毕生,感恩我能在实习期间争取到休假参与应毕营。本来带着要和些许日子不见的学弟妹及学长姐叙旧的兴奋之情参与,最后收获的却不止是美好的团契,更得着装备进入人生下一个阶段。 感谢筹委的精心安排,让我们有舒适的环境来聆听各方面的专题,包括人际关系、社会生活、甚至服兵役等课题,都帮助我对毕业后的情况有一点概念。其中得到很大的提醒是与上帝的关系的建立,好使人际关系或是时间的分配,甚至在面对困难时,都能有从上帝来的智慧,以及属灵地应对。 参与营会时,我正在实习工作上忙得焦头烂额,突然惊觉自己在忙碌中会把上帝的话语搁在一旁,只专注在完成工作,根本没心思去想上帝把我放在那个位置的意义。我感恩在未正式进入职场就有这么及时的提醒,从中也得到了极大的安慰,让我知道在世俗的环境中求学与工作迷失的时候,都有大能的上帝可以依靠。 理工毕业后的道路只会越来越不容易,但上帝的恩典够用,赐给我一群理工的弟兄姐妹彼此扶持与勉励,也使我在年少时就能认识上帝的话语,得着装备,帮助我有信心与盼望面对每一天。     覃若兰 义安理工大众传播系 应届毕业生 ...

我一直想尝试写一些生活文化与信仰的对话。我认为文化与信仰对话之所以重要,基于上帝是参与历史的上帝,祂创造整个造物界,也自然在各种文化的美当中能感受到祂护佑的痕迹。 这次我想介绍一套年初上映的日本动画—《The First Slam Dunk》,它把约三十年前已完结的篮球漫画《灌篮高手》的最后一场比赛进行动画化。 《灌篮高手》可谓是我这一代人的集体回忆。当时因它而爱上篮球的人不计其数,漫画中一句“教练,我想打篮球”曾夺去不少人的眼泪。 《The First Slam Dunk》虽然有九成的内容出自漫画,即使你早已知道故事发展和结局,但动画却有一种崭新的生命力,绝非只是在“炒冷饭”或“卖情怀”,这主要是因为作者井上雄彦用他的生命来诠释早已完结的漫画。他透露,这些年来每当再接触当中的角色时,都会有一种感觉:呀,原来你有这样的一面。仿佛角色也随着井上人生阅历的厚度而成长。 生命诠释是ChatGPT出现后重燃的课题,当AI能快速地写出一篇包含正确释经资料的讲章时,传道者和研经者还有何存在意义?黄厚基在《穿越文本》一书中提到研经需要加上生命,并让圣灵作为诠释者。虽然AI终有一天能学会所有诠译资料和工具,但它仍没有生命和运行其中的圣灵;另一方面也说明,如果诠释缺乏生命的投入,那么AI确实能取而代之。 当自身的生命与圣经连结,就能达成对经文的一次生命诠释,这就是诠释大师迦达玛提出的“境界融合”理论。在《The First Slam Dunk》中,井上雄彦就对《灌篮高手》进行了一次极好的境界融合。其中在主角的转移上可见一班,由原本蓝球天份极高的樱木花道,换成队中最平凡、最矮的宫成良田。这样的转变,使故事的信息从英雄的成长变成每一位平凡像我之人修补遗憾和找到自我价值。这是井上用他的生命读进文本当中才能出现的成品。年青时他希望自己能像樱木一样有过人的天份,想像自己能像超级英雄;长大后却发现自己更像宫成,有遗憾、有不足、有努力过后仍会失败的现实。结局里让我看到,每人都是上帝荣美的独特创造,这使我相信只要找对地方人人都可发光。 林国宏干事 ...

在2022年12月,华文组、英文部和印尼部团契合作,于2023年三月在校园举办一项叫 ”Campus Engagement”的新项目,主要目的是帮助南大学生透过反思一些课题更了解自己,也从中更认识我们的团契。其次是让团契透过这个项目更了解现今大学生的想法,让我们更好地策划未来的外展活动。身为布道的职员,我也接下了此项服事,负责此活动的宣传。 其实一开始提议的时候,我是有所顾虑的。主要原因是这将是我们第一次和其他语文团契一起筹办一项新的计划,所以害怕无法达到理想结果。通过多次慎重的策划和讨论,我们也一起把活动的成果交托在上帝手中,带着勇气去尝试。 活动形式是以展示摊位来操作,主题为”What’re Your Priorities?”。我们把活动定在南大校园忙碌的星期,希望大学生在忙碌之余,也可用一点点的时间,慢慢思考和调整自己的优先次序,再继续努力前行。活动分两天进行,反应超乎预想,学生们都热烈地参与摊位的活动,身为志愿者的契友也热情地执行被分配的任务。最后,活动圆满的结束,许多学生借着这个活动获知和认识自己的优先事项,团契也在校园里留下了美丽的印记。 策划Campus Engagement的整体过程,真的让我重新认识上帝的大能。我们虽小,在祂里面,能力却超乎所有。希望这活动以后可以继续地发展,团契可以继续发掘我们深藏的潜能,契友也可以继续用生命影响生命! 林伟善 南大电子工程科系(第二年) ...

主题:《双声道:世界与福音的碰撞》 日期:2023年3月18日 地点:卫理公会福灵堂 目的:分辨世界和上帝的声音,带着福音使命有效的进入世界 分享一 很多时候,许多基督徒的生活中会把世界的事与上帝的事分开。身为基督徒,就该只思想天上的事,不该沉浸在这世界,似乎只有在我们服事以及参与教会的活动时,我们才是个“义人”。然而,透过主题讲员乐祈弟兄的分享,再次提醒了我,世界与上帝的国度并不是个二分法。上帝的国度度能够在我们生活的每一处展开,而我们也能在世界的每一处彰显上帝的荣耀,把上帝的国度带到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 另外,在工作坊《HTHT嬲嫐》讨论到父权社会的议题时,其中一个生活案例正讲述到,就在一对兄妹为着煮泡面该不该加鸡蛋争吵时,妹妹才发现原来从小到大妈妈在她的泡面里从不加蛋,而哥哥的总都有一颗蛋。我才发现即使在我们这比较开明的时代,男女的不平等依然存在,甚至可能出现在生活的小细节里。虽然只是一颗小小的鸡蛋,但妈妈的偏心对这妹妹来说有可能是个极大的伤害。 或许这件事不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所以我们不觉得在案例中的妈妈可能给妹妹带来内心的痛,也因而从不觉得有需要附上行动来为这些不平等发声。然而“爱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冷漠。”——埃利 · 维瑟尔 (Elie Wiesel)。愿我们能看见,能听见这些看似微不足道却是不平等的声音,更是付诸行动让这世界充满的是爱,不是冷漠。 黄舒娴 南洋大材料工程(第四年) 分享二 在这次的校园宣教日,最让我印象深刻的环节是下午的《成功在望,我望什么?》工作坊。 透过一些小组讨论和案例分析的活动,我们探讨了成功的定义,重新思考如何看待富裕的人和贫穷的人在各自生活中面对的情况。世界的声音告诉我们,人生的成功在于做聪明的选择,成为“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去增加我们所拥有的金钱,提高生活的水平;一个人的失败则是在于他选择了懒惰或作了不聪明的选择,不够努力的去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然而,基督的福音却告诉我们,成功的人生在于认识神,信靠耶稣,忠心做祂的门徒。 身为一向家中不缺钱,成绩还不错的我,总是经常陷入世俗的观点,内心批判那些因不用功或作不聪明选择所以“失败”的人。工作坊提醒并挑战了我,不以这样的眼光去论断他人的生活,反而应当以谦卑受教的心去看待。忠心的仆人不只是一个会投资赚钱的仆人,而是一个愿意按照神的心意,付出神所赐予的时间和才干的仆人。 陈劼圣 国大数学系(第四年) ...

FOMO可以比喻成错失恐惧症或不安与不满的感受,是我们现代社会常常会经历的问题。因网络迅速发达,这种社会现象变得更加严重。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原本是为了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却给我们带来很多不利的影响。 身为青年人,我和大多数的朋友都时常使用社交媒体分享我们的生活。我也像陈演薏传道所提到的例子一样,很多时候把眼目放在别人的事情上。看到他人的 Instagram stories, 把自己和他们看似丰富精彩的生活作对比。这导致我有时不满于现状,也降低我的自我形象。这都对我们的健康有害 (例如:陷入焦虑,嫉妒,不安的状态)。 身为基督徒,我们可以学习将 FOMO 代替成 JOMO (Joy Of Missing Out)。就如罗马书12章1至2节所记载,我们不要跟风,模仿这个世代,而是要向主委身,做蒙祂悦纳的事。我们是上帝的儿女,自我价值在主里。大家可以考虑采用这些建议,活出 JOMO: 接纳自己并更像基督 不做比较并时常感恩 把注意力和时间投入在真实的人际关系 限制社交媒体的使用 专注完成上帝的旨意   黄欣颐 国大校友(2022) ...

新加坡学生事工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895年发起的基督徒学生运动(Student Christian Movement)【注一】。这个运动在1933年从英国到新加坡时仍然有强烈的福音派信仰,而且注重宣教;可惜后来却受到新派教义的影响,逐渐偏离了基督信仰。当这些新派教义进入了校园时,基督徒学生不得不另外组织团契,在1952年成立了大专基督徒团契(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 1956年在南洋大学的基督徒学生也在10月21日开始了第一次的聚会,并在第二年成立南大基督徒团契。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Fellowship of Evangelical Students简称FES)在1959年7月注册成立时,已经有好一些福音派的大专学生团契在各校园兴起。第一届FES荣誉文书(Honorary Secretary)Mr. Winston Yap 在常年报告述志: “我们竭力保持一个明确的福音派见证。我们的福音信仰是一个拯救和积极的信仰。我们受惠于前人,因为他们坚持福音信仰,为真理奋勇作战,而我们也被委托负起维护这宝贵信仰的神圣责任。愿我们忠心到底。” 在新加坡的FES学生事工一直都在福音的基础上迈向合一,“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4:3)。英语事工、华语事工与印尼语事工【注二】在同一个办公室运作的是在整个国际FES绝无仅有的。其他区域的学生事工,每当有其他语言的事工出现时,都会选择另辟办公地点,在行政与财务上分割,使其中可能的文化差异不会影响学生运动。但在我们这弹丸之地,却一直都在学生事工的合一见证上顺服神的带领,三个语言事工彼此扶持、同工,当然会有张力,却也是更好的学习平台。 在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有一个ICE的组织。正是印尼语Indonesian I 、华语Chinese C、 英语 English E的缩写,目的就是不忘记在校园维护福音派信仰,合一的见证。在理工Poly校园,基督徒学生每个学期都会至少有一次华语团契与英语团契的联合团契聚会,重点不只是联谊,更是要活出在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的特征:合一的见证。 FES华文组每一年的《大家庭聚会》正是这个合一见证最好的写照。即便我们的50周年《大家庭聚会》遇上了冠病疫情,无法实体进行,我们仍然以线上的方式召集了本地与在国外的校友与学生,着实地以《傳》来传承传递福音派信仰的合一精神。经过了疫情的煎熬,我们有许多合一见证的校园故事要分享,也邀请大家一同来聆听,因为这一路上都是《与祢同走过》,是天父的恩典托着我们。10月21日晚上7时30分见!           赖斯强主任   【注一】90年代笔者的办公室在圣经大厦#03-05,4楼正是Student Christian Movement(SCM)新加坡的办公室,因此与SCM的同工有交流并知道他们的事工重点。 【注二】 在廿一世纪初拓荒并逐渐成为今天的模式。 ...

分享一 毕业之季,感慨万千。在大学中的一朝一夕,都已成往事。 许许多多的事,我都需向耶和华以勒的神,献上感恩。 地 感谢天父,让我来到新加坡这片土地上。虽然领土有限,但资源却很丰富。曾几何时我也向往远方的生活,但祂却安排我在这里,这是有祂的用意和我需要继续学习的地方。 事 感谢神,让我完成大学四年的学业、实习、课外活动等,体验多姿多彩的大学生活。我在其中遇到了些挫折,也发现自己的不足,以及需要成长的地方。虽然道路不平,我仍知道神与我同在,我就不会失去盼望。在我忧虑疫情时,祂赐健康于我;在我担心毕业后的发展时,祂也供应了我工作。愿我手所做的,可以荣耀主,造就他人。 人 感谢上帝,其中改变我生命最多的就是遇到对的人。无论是校园团契的“家人”、教会的朋友、学校的同学等,他们的教导、栽培、关心、陪伴,造就了如今的我。也只有在我有机会成为组长后,去关心和陪伴组员才发现其中的血与汗。如果你问我有谁是不重要的吗?我会说他们每个人都很重要,愿更加珍惜这些“天使”们! 潘威诚 南大化学与生物化学系 应毕生   分享二 我是第三年才加入团契的。记得第三年尾,干事和团契里的一些朋友有问我是否有兴趣在下一个学年当组长,而内向的我对服事的态度向来是:如果找不到人才来找我,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接任过这样的服事岗位。但是,我想既然是上帝的带领,于是答应接任当小组组长。很快的转眼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当组长的这一年里也学习了不少。最大的收获就是在团契认识的人,以及认识到做一个属灵领导的责任。 身为组长,我必须踏出我的舒适圈,特地关怀组员。我本来的习惯是安静的坐在一旁听别人谈话;现在我得抽空跟其他弟兄姐妹开启话题,问候他们,确保他们在课业忙碌中没有忘记操练自己的属灵生活。这样的主动,不是一夜之间就能训练出来的,所以我要感谢上帝在大学最后一年给了我一个丰富的属灵经验,感动我去接受这个岗位,让我用同样的爱去学习怎么关怀其他人。如果那么内向的我都能踏出舒适圈那么做,那在上帝手里真的没有什么成不了! 黄以勋 南大物理系 应毕生       分享三   大家好,我是涵宁,今年国大的毕业生。感恩在有限的大学生涯里,认识了团契里的干事们、弟兄姐妹们。回想起来,真的很感谢神把那么多基督徒放在我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在教会里学习如何查考圣经的我,在团契里认识了原来这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每年的研经营都让我获益不浅!除此之外,学姐学长让我认识到了如何真正的爱弟兄姊妹。以前的我时常会贴标签在别人的身上,会选择性地和那些我觉得和自己合得来的人做朋友,但是团契让我看到了合一。不论每个人有多么的不一样,我们都应该彼此接纳和包容。这对曾经的我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但是感谢神,我现在可以很坦然地跟不一样的人做朋友。 在大学第二年的时候,我打算当组长,我也忘了为什么会答应当组长。但是我印象很深刻的就是组长训练,我们有毕业很久的学长一信来训练我们。他的一系列训练让我对自己当组长的要求提高了,也因此促使我看重自己组长的服事。 我很感恩神,在服事的道路中有很棒的同工,一起预查和预备查经资料,以及其他的小组活动的时光都很欢乐。(虽然每次都吵架哈哈)还有几乎每个星期二或四的晚上听我发牢骚和为我祷告的学姐,真的很感恩他们的存在。 大三的我有机会当了职员,但是过程中并不容易。我看到了服事不完全是一帆风顺的,需要每个职员愿意为主牺牲。最后想说的是,在团契的“磨练”让我看重在教会里的服事以及预备了我在工作的时候也要常常记念天上的事。   许涵宁 国大化学系 毕业生   分享四 转眼间,我的四年大学生涯就这样过去了。在这四年里也经历和认识到了很多不同的人事物,充斥着美好和不愉快的回忆。在大学生涯即将结束之前,其实是蛮兴奋的,因为想到不用考试读书,更重要的是也不用再上网课了。但是有时侯也会想,会不会离开了校园,我们都会因为各自的工作和生活而繁忙,慢慢地失去了一个个身边以前常见面的朋友?我们会不会也因为社会的险恶而失去了以前单纯的心,慢慢地远离神? 在这大学生涯的尾声,总会开始回忆起以前的点点滴滴,最重要的是感谢神没有放弃我,继续地通过校园团契来带领我更认识祂,也认识了很多团契的弟兄姐妹。在这疫情的期间,有许多与团契的弟兄姐妹美好的回忆。大家一起查经,运动,吃东西。更没想到的是,我竟然会早上八点起来与大家一起灵修。此外,也看到一些校友就算工作开始繁忙了,仍然能够善用时间去亲近服事神,这让我感到敬佩,因为我才刚开始进入职场,就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感恩出现在我大学生涯中的人,也感谢神对我的不离不弃。   李侑龙 SIM UOL会计与金融系 应毕生   ...

主题:新的路程, 心的陪伴 日期:2022年5月14日-16日 地点:FES 会议室 出席者:26位(应毕生和校友)   分享一 应毕营旨在帮助应届毕业生预备面对且顺利过渡到下一个生活阶段,并将他们与可以与他们分享经验的校友联系起来。 今年除了主题分享外,还有关于时间管理和我们的属灵生活的,以及关于国民服役(NS)和工作观的课题分享。 对我来说,家俊弟兄的分享使我印象深刻,因为他分享了他在国民服役期间的故事,帮助我晓得在军营中可以期待什么,以及需要注意的不同类型的人。他还分享了他在国民服役后的工作生涯,其中包括不同类型的职业。我了解到生活并不总是那么容易,我们将面临挑战,但如果我们有信心并相信上帝,祂会引导我们度过这段艰难的旅程。这些提醒对我非常重要,尤其是我已经开始服兵役,他的分享对我是适时的提醒和帮助。最后,感谢主让我参加这个应毕营和参与筹备的工作。   郑兆成 新加坡理工电气电子工程 应毕生   黄恬恬校友分享时间管理   分享二 感恩今年终于有实体营会了! 感谢神的带领让一切策划的节目能够顺利举行,并且能够与其他的理工学院的毕业生和校友们相聚。这次营会给我总体的印象是,即将正式进入社会的我们,在这新的旅程里绝不会一帆风顺。但我们却不因此惧怕或失去盼望,因为我们心中有主与我们同在。我从校友们的分享中,认识到了作为一个社会新鲜人该如何面对很多避免不了的情况,例如工作的压力,怎么处理老板的要求、,怎么做一个好见证等。我非常感谢他们透过他们的个人经历回答了我许多的问题和疑惑。除此之外,这次的营会里能够与校友们有美好的团契,彼此代祷,玩游戏和反思我们在校园的三年团契的时光,让我感到温暖又熟悉,像是回到了参加迎新营的情景。 盼望我谨记在营会里所领悟到的,也求神使我天天更亲近祂,有信心去的面对挑战!愿神继续在我们每一位里面做祂奇妙的工作! 何凯琦 义安理工护理系 应毕生   郑万锋牧师分享新的旅程...

南大领袖训练 日期:2022年5月16日 地点:南洋理工大学 参与人数:5 位职员   平安!这次的领袖训练主要分为三大部分:FES&校园团契的关系配搭,校园团契双重使命以及基督徒学生双重身份。 我们一起走过了FES的历史以及南大校园团契最初成立的故事。校园团契里的学生一代过去,另一代又兴起。一代又一代的学生事工都因为有着这一群愿意参与在学生事工里的学生以及干事们坚持到今日。 藉着这训练我们再次反思身为基督徒学生的双重身份。我从未想过这两个毫无关联的身份是可以放在一起的。当我真正的了解这双重身份背后的意义,我更加珍惜也特别感恩神赐给我短暂能以这特殊身份服事祂的日子。 在这训练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 “我们每个时代的人都需负起我们这一代的责任以及使命。” 愿我们都能背起我们各自的使命,成为这校园中的光和盐,把神的爱散播在这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黄舒娴 南大材料科学与工程系 第四年     国大领袖训练 日期:2022年5月23日-29日 参与人数:3 位职员   经过三天的训练,职员会有机会复习及思考团契的中心(学生事工、目的、特征),学习领袖应当有的姿态,一起讨论团契来临一年的方向。 感谢神透过干事与校友们的分享,带领职员会学习及思考以上几方面。我特别印象深刻的一个要点是:领袖应当对服事的群体有拥有感 (ownership)。身为新上任的团契职员,我们应该牧养弟兄姐妹,为他们的属灵需要着想,不是因为我们要控制他们,而是因为我们是大牧人(上帝)之下的小牧人。 领袖实在有太多方面需要训练、装备,这领袖训练也是我们国大团契职员会的事奉过程的开始。愿上帝保守我们在一年的服事时常谦卑寻求祂,在事奉中学习顺服。   陈劼圣 国大数学系 四年级...

进入新的一年,我们难免问:疫情要结束了吗?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疫情几时结束,并不是一个回答得了的问题。过去两年,在学生当中常会听到彼此慰问、关怀时,提到:有去学校上课吗?学生去学校上课曾几何时已经不是“顺理成章”的事,而是大家需要确认后才会晓得的“近况”。这是今日学生在校园的写照,这难道不是我们年轻的一代在教会的写照吗? 线上的作业学习我们都会认同是必须的,但线上的校园团契或教会崇拜我们愿意持续下去吗?去年校园团契曾经到一个地步,同工们确实只能够在线上与学生一起团契、灵修和查经。但是当情况一旦允许,弟兄姐妹就迫不及待,安排课室或聚会点,实体地进行团契。除了因为大家渴望面对面沟通,笔者更能感受到学生在课业之外对接触人与服事人的诉求。这里必须实话实说,同工们在这两年期间,鲜少在校园职员会议中告诉学生要向校方提出订场地实体聚会的要求;每次都是学生在订了场地,校方衡量疫情情况后拒绝,不得已要取消预订,看着他们一脸失望就可以知道,我们又要线上聚会了。 从这些年轻人对实体聚会的渴望,我们是否就能总结:是这两年的疫情使他们对团契生活的觉醒?经过认真地探讨、询问,我们确实了这些现象并不只是疫情所催化的现象;在疫情爆发之前,年轻人对被聆听的渴望和了解就已经出现了。在这里感恩2020年人口普查后出现的座谈会,得以与年轻的弟兄姐妹对话。机构同工在2020年之前进行至今的针对新加坡教会各年龄层的访问,使我们明白今天出现的情况,并不是因为两年疫情才勾勒出的年轻一代灵性真貌。 在笔者踏入校园团契的年代,当时校园团契有一个针对我们这些刚信主,还未开始参加教会崇拜的栽培小组。带领栽培的组长通常面对的问题是:我们因为不是来自基督徒家庭,所以在主日需要去教会崇拜时,就会面对重重的难关。当然,这也是我们迫切祷告的时候。乍看不可思议,但这确实是我们在初信的年日,真实彼此聆听,关怀的事情。我们确实有些弟兄姐妹索性就不与家人对抗,直接把校园团契聚会当作教会的崇拜。针对这个现象,FES第一任总干事孙耀光医生还特别写了一本小书:《学生与教会》。毕竟,校园团契是无法取代教会肢体生活在每位弟兄姐妹在主里成长的影响与塑造。 来到今日,进入校园团契的学生大多是来自在教会的弟兄姐妹。他们有些从小在教会长大,已经在圣经与属灵的知识上有个人的理解;来到校园团契时,随即找到他们在读书的“职场”一群志同道合的群体。这个校园团契与他们在教会的属灵社群不一样的就是来自不同的国家、教会的宗派,甚至连对圣经的诠释都有可能不同!但是,这些刚认识的弟兄姐妹竟然在“铁磨铁”的大环境中,衍生出归属感,建立委身基督的使命。 基督徒学生在校园作见证荣耀主的年日其实非常短促,最多四年,通常是三年。即便如此,他们在教会与校园团契确实面对分身乏术的张力。课业的压力都是基督徒学生预备摆上的代价,因为他们知道委身代表某些层面的牺牲。反倒是一些弟兄姐妹原本就在教会有服事的岗位,当他们知道在校园的时光有限时,就义无反顾,承担额外的责任,成为校园团契职员或组长,但这并不是他们罔顾教会职务的表现。我们不应当对这些弟兄姐妹予以责备,反倒应当聆听他们为何有如此“反常”的举措。与其把这些我们所熟悉,从小看他们长大的弟兄姐妹当作是不专注的同工;可否我们趁此良机的引导,带出他们日后在教会长期委身的潜力? 笔者见证许多在校园委身的弟兄姐妹在教会也继续奉献同样的委身情怀,甚至带动教会的弟兄姐妹,生命影响生命。无论身为教会牧者或领袖,都让我们在这群基督徒学生成长的岁月里,作为他们身旁的鼓励与聆听者。就像摩西一直都看见约书亚的潜力,并在上帝的时间里委予重任,带领以色列十二支派进入迦南地。今日的基督徒学生或许会有点冲动或莽撞,但我们无论是校园同工或是教会的导师,都应当在旁观察,使到千里马有空间施展拳脚,就算我们不是伯乐,都叫上帝的心意在这群基督徒学生的生命中满足!   赖斯强主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