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New! This is the first issue of Impetus for 2024 and we are trying new things again. The first thing you would have noticed as a regular reader is that this issue starts with a feature article that relates to...

GS Letter   FES 2023: A Fellowship of Global Citizens   This is now my third year as General Secretary of FES Singapore. I started in 2021, right in the middle of the COVID-19 pandemic. In that sense, it was normal for the office...

“闹市中的灵修”,别闹了? “闹市中的灵修” 是每月一次的跨年届/校园的校友灵修活动。看了这个名称,或许会心想 “闹市灵修? 什么来的? 有可能咩? 别闹了!” 自 2016年6月11日开始,因神的恩典,“闹市中的灵修”持续至今,在疫情中仍生存下来,并且带来了新尝试——线上灵修。这也因此让我们有机会与在国外的校友一起灵修!进入新常态后恢复实体聚会是一个挣扎。我们现在非但恢复实体灵修,也持续在Zoom上进行“国际灵修分享”。 回顾以上旅程,灵命操练也如此,要有恒心,彼此陪伴和鼓励。我们的灵命旅程从来不是独自走的。忙碌的生活,喧闹的城市,我们的心就是闹市,时刻充满很多声音。其实,早晨的闹市很宁静。盼望我们每天繁忙的闹市(心)也可以有宁静时刻来亲近神。 最近灵修的经文,罗马书12-14章再次提醒爱的功课。神重视我们学习爱,并且要我们先学会爱祂,把身体献上过敬拜的生活,甚至爱敌人、掌权的,以及观点不同的弟兄姐妹。这是我们必须持续学习的功课。弟兄姐妹的分享也激励我学习包容,使我收获良多! 所以,在闹市灵修是有可能的!。如果我们的心如闹市,那可别“闹”了,一起找到宁静的节奏吧!   林佳颖国大校友(2015)   分享二 这一年多,我每个月都上线与当年认识的国大校友及一群“新扎师兄”一同在线上见面,一同分享读经心得。当中除了新加坡的弟兄姐妹,还有其他国家的,这在疫情之前,是我想也未曾想过的。感谢上帝透过网路科技给我们带来的便利。 过去两三年的疫情在经济、政治、心理和信仰上的严峻挑战给我们带来很大的衝击。线上聚会、讲座、崇拜的普及化让我们不得不在许多信仰议题,如:“实体聚会是否被渐渐线上聚会取代?”进行反思。到底一些的措举与圣经的原则是否背道而驰,都是我们需要深思明辨的。 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生活在高度城市化的新加坡,但间中也会面临繁忙的挑战。为此,忙中取静,对我们所言所行进行反思,是不可少的。我们到底是否已随波逐流,被花花世界那套七门八怪的把戏蒙蔽了,导致我们为“红豆汤”折腰,轻看了我们尊贵的“长子名分”?求主保守。 感谢神,“闹市中的灵修”这平台,让我们这群在五湖四海的职场上闯荡的校友们,可以透过对上帝的话语的默想,彼此分享。我们一同读了《使徒行传》,现在读著《罗马书》。我们这群来自不同工作、家庭和教会背景的弟兄姐妹对经文所作的反思、反省也不一样,自然也得出不一样的心得。感谢神,当弟兄姐妹坦诚地将这些可贵的心得与大家分享,我们其他参加的人也都从中受益,成为我们灵性上的激励。让我更受激励的是,看到一些较年轻的校友也在当中与我们分享上帝在他们身上的带领。我希望更多校友们能抽空出席这样的聚会,透过这平台一同分享我们生命中那满有上帝荣美的恩典故事。   叶定国大校友(2004) ...

2023年11月11日下午三时正,由国大校友团契主办的“2023聚恩之约”,在雪慧姐妹活泼的主持下拉开了序幕。来自马来西亚古来的雪慧提议把聚会取名为“聚恩之约”,因当地有一间著名的咖啡厅叫 “聚啡馆” ,因此FES会议室就成了我们的“聚恩馆”。“聚恩之约”的目的,是为了让校友们在一年即将来到尾声时,有机会一起聚集述说上帝在各自生命中的恩典。 当天我们邀请了循耀和秀蓉夫妇分享他们的生命故事,他们俩从事有关教育的工作,育有三名可爱的子女——允祈、允昕和允治。他们夫妇一开始分享从恋爱到结婚的故事,一切看似如此美好,直到二儿子允昕四岁时被发现患有先天一型糖尿病,而需要一辈子依赖打针输入胰岛素。这晴天霹雳的消息对他们夫妇而言,是个不小的打击,也在他们往后的生活带来了许多改变。他们每天需要定时为允昕打针,也要兼顾其他孩子的需要。虽然挑战重重,但夫妇俩时时藉着坦诚的沟通和祷告,靠着主和对彼此的爱,继续同心携手迈向未知的每一天。 随着允昕一天天长大,他渐渐意识到他的情况无法根治。当我听到循耀提到允昕有一天竟突然问他“祷告有什么用”时,我深深为这孩子感到心疼,可见他多么希望能像其他小孩不用再过打针的日子!允昕这单纯的疑问,也是我内心深处的疑问,有时我也在反思到底祷告是为了什么?我是不是也希望祷告每次要很“有用”?循耀和秀蓉接下来的分享,让我深深体会到向天父祷告最重要的不是为了要使祷告变得“有用”,而是为了要与天父建立亲密的关系。就像循耀和秀蓉不能答应允昕的全部要求,如移除他身上的针管和血糖仪,我也略略领悟到有时上帝也会因着祂对我的爱,无法答应我的全部要求,尽管当时的我多么无法理解上帝的作为。 循耀秀蓉一家虽面对不少挑战,他们家人彼此之间却充满了很多爱和关怀!大女儿允祈虽年纪还小但非常懂事,她就像个小家长一样照顾着弟弟们,甚至为了不要激起弟弟们吃甜食的欲望,而她自己也选择不吃甜食。一个小孩能有这样的自制力真是不容易!小儿子允治也非常活泼可爱,年幼的脸蛋时常带着笑容。 循耀秀蓉夫妇的分享结束后,参加聚会的校友们也轮流自我介绍,并分享上帝今年在各自生命中的作为。对我而言,今年年初,我突然失去我最亲爱的母亲,我一时间无法接受,对上帝充满疑问,我也开始度过将近八个月拿假在家乡照顾父亲的日子,但上帝的眷顾、弟兄姐妹的关爱和代祷,带我走过这段难熬的日子。回到新加坡恢复工作后,我读了一本如何面对痛失亲人的书。作者提到藉着他丧偶这件事,他反思他对上帝的爱,到底是因着“上帝附加恩典、顺境等美好事物”的缘故,还是因着上帝本身?我也得到一个很大的提醒:我们爱上帝,并非因祂有赐下我们诸般恩典,而是因祂就是我们生命中最大的恩典! 我从各弟兄姐妹的分享中,听到大家虽各自在家庭、职场、健康或其他方面遇到挑战,但上帝始终不离不弃地扶持着大家走过这一年。从循耀和秀蓉夫妇以及大家的分享,我领受到最荣耀上帝的见证,并不是上帝使我们生活一切美好或一帆风顺,而是当我们在困境中仍持守对祂的忠心和信靠!   孔令芳国大校友(2008) ...

日期:2023 年7月30日至8月10日地点:印尼雅加达参与人数:900人(超过160国家)   “Tabah dan Tangguh” 是2023 IFES 世界大会(World Assembly)的主题,与过去四年的疫情以及校园事工面对的种种挑战相呼应,鼓励我们要继续坚守神所赐予我们在校园里的使命,做光做盐。在开幕典礼的时候,来自全世界的弟兄姐妹齐聚一堂,一同开声宣告我们的信仰,一同敬拜。这是一个筵席,是一个人与神的聚会,是一个人与人的聚会。很开心今年有机会参加这个聚会,也认识到了许多弟兄姐妹,聆听了他们的分享,再次地被激励。 世界大会的节目非常之精彩。每天晚上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干事以及讲员们针对不同主题的分享,例如:社会公义、艺术、环境保护等。我突然发现原来校园事工可以如此活泼和多样,也被挑战继续地思考基督徒学生的呼召,如何从信仰的角度去思考学术以及各种的社会课题。 除了安排好的题目,在世界大会的每一个时间点,无论是搭电梯还是吃饭都有机会遇到不同的人,也让我有机会和他们交换故事。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顿饭是和一群也说中文的同工们一起吃的,听他们分享事工上面对的挑战,以及神如何保守他们的时候,我有种无力的感觉,因为我完全不能为他们做什么。我只能很迫切地为他们祷告,求上帝保守看顾他们,只要他们“活着就好”。另外,在临时的安排下,我也感恩神使用我以及几位来自台湾和香港的弟兄姐妹一同进行中文口译的服事。 每天早上我们都以诗篇的分享开始。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来自印尼的姐妹所分享的诗篇88篇。这是一个充满质疑、绝望、孤独、被拒绝的诗篇。但诗人坦然无惧地把自己所有的情绪、想法带到上帝的面前。平时的我对这篇诗篇并没有太大的感触,但这位姐妹提醒了我,这不是一个虚构的祷告。在现实中我们正有弟兄姐妹处于这样的处境当中,正在这样地祷告。他们虽然面对着信仰的挣扎和来自外界的逼迫,但他们如诗人一样,仍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来到上帝的面前。在世界大会里我也真的亲耳听见了他们的故事。 引用这位分享者的结语:“当我们沉浸在诗篇第 88 篇的话语中时,我们会发现一种深深的合一。我们与耶稣联合,他经历了深深的愤怒并为我们受苦。我们与诗篇作者站在一起,认识到我们共同的斗争和真正哀悼的力量。此外,我们发现自己与受苦的信徒有联系,也许我们自己不像诗篇作者那样经历苦难,但我们被呼召共同承担目前陷入困境的兄弟姐妹的负担。” 处于一个信仰自由的国家,我们需要提醒自己,不要忘记那些因为信仰献上自己生命的战士、不要忘记那些被拆毁的教堂,也不要忘记那些被囚禁的信徒。让我们想想他们,为他们向上帝祈祷。“愿主显明你的怜悯和正义。” 陈维杰南大数据科学与人工智能系第四年 ...

GS Letter   What Shall We Do About Biblical Literacy?   Since 2022, FES started two key initiatives to minister to our two key communities – student leaders and young graduates. We launched the Leaders’ Party as part of our ongoing efforts to be...

今年四月三十日的联合早报,专访了几个由居民自发激活组屋底层的故事,空荡荡的组屋底层摇身一变成为促进居民共同生活的共享空间。其中的发起者都不约而同提到「甘榜精神」这个早期新加坡的价值观。 按照新加坡华语资料库的定义,甘榜精神指居民邻里之间守望相助、互相关怀的精神。我前往荷兰道2座的共享图书馆一探究竟,这里所有的书和家具装饰都由居民自己提供和打理。我闲逛了一会后,一位居民笑着接待我坐下来聊天。他说这一年来,图书馆成为了居民们另一个家,很多做了几十年邻居却不相往来的居民,在这一年间成为了无所不谈的好友。在短短一个小时的拜访中,我确切感受到荷兰道2座居民的好客。 这种甘榜精神让我再一次反思团契的意义。谈到团契,可能我们会习惯把焦点放在“如何办好团契?”上,却很少去问,究竟团契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基督徒去团契又是去做什么?“一班基督徒在一起聚会”似乎就是团契的定义。 团契的希腊文原文是Koinonia,它的字根Koinonos的意思是与某人分享某事物,所以分享是团契的重点。基督徒一起团契的目的,就是为了分享。 问题是分享什么呢?斯托得(John Stott)在《心意更新的教会》一书中论述团契有三种分享: 内在的分享(share in together):以三一神为焦点,在团契中,我们彼此见证我们确切分享着从圣父、圣子、圣灵而来的恩典。 向外的分享(share out together):团契共同服事团契外的人,出于爱人如己的诫命,分享给他人物质和属灵的需要。 彼此的分享(share with each other):团契内弟兄姐妹彼此相爱,每人都是施与受的关系,互相接待、互相鼓励、互相安慰、互相分担。 简而言之,跟据斯托德的观点,团契所分享的是:上帝的恩典、向他人的服待以及弟兄姐妹的互相关怀,三者缺一不可。如果我们只看重第一点,则团契会诺斯底化,变得只追求个人得救;如果只看重第二点,则会变为社会福音;如果只看重第三点,则团契与普通社交场所无异。 甘榜精神鼓励我们进行第二和第三种的分享,而团契的甘榜精神,则鼓励着我们在分享的同时,以我们自身的生命向他人作见证:我们都共享着从神而来的恩典。   林国宏主任 ...

我第一次看到讲座的标题时就被吸引。毕竟,那些在婚姻中度过数年时光的夫妇,或许和我一样,曾经因为与另一半产生分歧,或是感受到婚姻最初的憧憬与实际存在差距。在这些时刻,他们可能会产生想要“逃离”婚姻堡垒的念头,或者思考如果依然保持单身是否能过上更幸福的生活,对过去怀揣着“想当初”的那种心情。不过,感恩的是,我来了这个讲座。从凌展辉长老的分享中,我终于从一些总是困扰着我的问题得到释怀。 在这婚姻逃城的讲座里,凌长老先是让我们思考为何“进城”的总总迷思,再探讨进城的正面与负面原因。那些婚姻迷思正是很多夫妇选择“逃”(离婚)的导因。凌长老为我们提供了独特的视角,来深刻地探讨婚姻中的问题。他从两个不同的角度出发,首先是揭示夫妻之间产生分歧的成因,其次则是提供了关于如何调整期望与失望之间关系的宝贵见解。谈到夫妻分歧的原因时,他深入探讨了各个方面,涵盖了从个人因素到夫妻相处的方式,一直延伸至家庭发展的外在因素。凌长老也分享说,我们与另一半的争执的很多时候起点都是因为我们没有从另一半的角度去理解他们的意思,太过专注于辩论谁对谁错,而不是解决问题本身,以致于忘记了“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的原则。 然而,这次讲座对我最有帮助的是关于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所带来的影响。原生家庭对婚姻的影响是一个非常敏感却又实实在在的问题。我们的家庭背景无可否认地塑造了我们的价值观、情感模式和人际关系处理方式。在婚姻里,我也意识到我的成长环境与父母关系对我的情感稳定,对另一半的同理心,以及处理与另一半的冲突方式都产生了无形而深远的影响。由于缺乏安全感和有效的心理引导,当面对冲突时,我往往选择逃避或者采取激烈的处理方式,并因此导致婚姻中紧张和矛盾的积累。感谢神的是,凌长老提供了一个极为有效的解决方案——学习宽恕。通过意识到怨恨只会继续捆绑我们,我们得学习放下对原生家庭成员的怨恨,这有助于我们在婚姻中更健康地成长。当然,实践宽恕并非易事。宽恕是一个逐步的过程,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努力,甚至是专业辅导的帮助。然而,也许唯有通过培养宽容的心态,我们才可以逐渐摆脱原生家庭的桎梏,实现一个更为自由和稳定的婚姻生活。 最后,凌长老引用了诗篇127:1来提醒我们如何仰望依靠神来建立合一的婚姻基础。这段经文提到“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是的,我们得谨记上帝才是我们婚姻的那位营造者!因此,我们需要向祂汲取经营婚姻的智慧,以祂的心为心,用祂的眼光来透视我们的生命,包括婚姻。对生命有了上帝的洞察力,我们才能真正了解彼此,学习夫妻之间相互成全和牺牲的爱,从而在我们的婚姻中反映出我们造物主——神的形象。但愿与弟兄姐妹共勉之,在婚姻里荣耀神,享受神,并以祂为乐!   黄雪慧国大校友(2009) ...

GS Letter   Amid Polarisations and Isolations, a Global Fellowship Remains Steadfast   IFES held its World Assembly 2023 in Jakarta, Indonesia from 2–10 August. Over 900 delegates made of staff, students, and board members from 160 countries gathered as the visible global fellowship...

时隔两年的时间,我再次参加校园团契。第一次是在新加坡理工学院,第二次则是在南大。起初我都只是带着“看看”的心态参与活动,但没想到最终却留了下来。这两段的经历都带给我不一样的挑战和学习。 在新加坡理工学院的时候,其中的特点之一就是人数比较少,大概少过十位契友。然而,因为人数少,所以我们常常会轮流带查经、节目,彼此分担。记得我在职员会服事的期间,有些弟兄姐妹因为临时有事情而无法继续担任职员时,我们会彼此关心、分担职务。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些挑战。同时要兼顾学业、校园团契和教会的服事让我感到喘不过气,导致我开始抱怨,想要放弃参加团契。我还记得,时不时我会向上帝发出提问,问祂为什么校园团契依然还在,意义到底是什么。上帝并没有马上给我一个答复,而是继续将这个问题放在我的心里,一直到我进入大学。 来到大学,当朋友邀请我去团契的时候,我只是想参加几次就走了,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觉得很累。然而,弟兄姐妹们的接纳和关心很触动我,让我在团契里有了归属感。因此我选择留在团契,想将这份的爱和关心延续下去,传给我身边的人。到我大学生涯的第二年时,职员会开始寻找下一届职员人选,我想了几个星期后,决定要拒绝他们时,突然有个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其实,在大学里的这段时间是我最有活力、精力充沛的时段,所以应该要把握时机服事,更何况在校园里也只有四年的时间。就这样,我改变了想法并且在职员会服事了两年。 这几年,上帝回答了我的问题。祂渐渐地让我看清楚校园团契的重要性,与此同时也不断地陶造我。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职员正讨论新年度的活动策划时,有人就提出校园团契与教会有什么不同。经过一轮的讨论和分享后,我开始对校园团契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在往后的日子里,也勇于尝试新事物,策划有别于教会的活动。 从理工学院一直到大学,我常常会挣扎、疑惑,自己很害怕踏出那一步,怕自己没有办法胜任,没有时间兼顾学业,甚至害怕失败。但最终上帝的供应不曾间断,不仅带我克服心理上的障碍,也让我感受到服事的甘甜。每当我告诉上帝我已经完成我该做的事情,不想再继续下去的时候,祂就会透过一些人事物提醒我:祂还没有结束这段旅程,我还有功课需要学习。现今回头看的时候,我很高兴能够参与在其中,与弟兄姐妹们一起经历上帝奇妙的带领和恩典。   杨紫云 南大中文系 应届毕业生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