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四月三十日的联合早报,专访了几个由居民自发激活组屋底层的故事,空荡荡的组屋底层摇身一变成为促进居民共同生活的共享空间。其中的发起者都不约而同提到「甘榜精神」这个早期新加坡的价值观。 按照新加坡华语资料库的定义,甘榜精神指居民邻里之间守望相助、互相关怀的精神。我前往荷兰道2座的共享图书馆一探究竟,这里所有的书和家具装饰都由居民自己提供和打理。我闲逛了一会后,一位居民笑着接待我坐下来聊天。他说这一年来,图书馆成为了居民们另一个家,很多做了几十年邻居却不相往来的居民,在这一年间成为了无所不谈的好友。在短短一个小时的拜访中,我确切感受到荷兰道2座居民的好客。 这种甘榜精神让我再一次反思团契的意义。谈到团契,可能我们会习惯把焦点放在“如何办好团契?”上,却很少去问,究竟团契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基督徒去团契又是去做什么?“一班基督徒在一起聚会”似乎就是团契的定义。 团契的希腊文原文是Koinonia,它的字根Koinonos的意思是与某人分享某事物,所以分享是团契的重点。基督徒一起团契的目的,就是为了分享。 问题是分享什么呢?斯托得(John Stott)在《心意更新的教会》一书中论述团契有三种分享: 内在的分享(share in together):以三一神为焦点,在团契中,我们彼此见证我们确切分享着从圣父、圣子、圣灵而来的恩典。 向外的分享(share out together):团契共同服事团契外的人,出于爱人如己的诫命,分享给他人物质和属灵的需要。 彼此的分享(share with each other):团契内弟兄姐妹彼此相爱,每人都是施与受的关系,互相接待、互相鼓励、互相安慰、互相分担。 简而言之,跟据斯托德的观点,团契所分享的是:上帝的恩典、向他人的服待以及弟兄姐妹的互相关怀,三者缺一不可。如果我们只看重第一点,则团契会诺斯底化,变得只追求个人得救;如果只看重第二点,则会变为社会福音;如果只看重第三点,则团契与普通社交场所无异。 甘榜精神鼓励我们进行第二和第三种的分享,而团契的甘榜精神,则鼓励着我们在分享的同时,以我们自身的生命向他人作见证:我们都共享着从神而来的恩典。   林国宏主任 ...

我第一次看到讲座的标题时就被吸引。毕竟,那些在婚姻中度过数年时光的夫妇,或许和我一样,曾经因为与另一半产生分歧,或是感受到婚姻最初的憧憬与实际存在差距。在这些时刻,他们可能会产生想要“逃离”婚姻堡垒的念头,或者思考如果依然保持单身是否能过上更幸福的生活,对过去怀揣着“想当初”的那种心情。不过,感恩的是,我来了这个讲座。从凌展辉长老的分享中,我终于从一些总是困扰着我的问题得到释怀。 在这婚姻逃城的讲座里,凌长老先是让我们思考为何“进城”的总总迷思,再探讨进城的正面与负面原因。那些婚姻迷思正是很多夫妇选择“逃”(离婚)的导因。凌长老为我们提供了独特的视角,来深刻地探讨婚姻中的问题。他从两个不同的角度出发,首先是揭示夫妻之间产生分歧的成因,其次则是提供了关于如何调整期望与失望之间关系的宝贵见解。谈到夫妻分歧的原因时,他深入探讨了各个方面,涵盖了从个人因素到夫妻相处的方式,一直延伸至家庭发展的外在因素。凌长老也分享说,我们与另一半的争执的很多时候起点都是因为我们没有从另一半的角度去理解他们的意思,太过专注于辩论谁对谁错,而不是解决问题本身,以致于忘记了“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的原则。 然而,这次讲座对我最有帮助的是关于如何应对原生家庭所带来的影响。原生家庭对婚姻的影响是一个非常敏感却又实实在在的问题。我们的家庭背景无可否认地塑造了我们的价值观、情感模式和人际关系处理方式。在婚姻里,我也意识到我的成长环境与父母关系对我的情感稳定,对另一半的同理心,以及处理与另一半的冲突方式都产生了无形而深远的影响。由于缺乏安全感和有效的心理引导,当面对冲突时,我往往选择逃避或者采取激烈的处理方式,并因此导致婚姻中紧张和矛盾的积累。感谢神的是,凌长老提供了一个极为有效的解决方案——学习宽恕。通过意识到怨恨只会继续捆绑我们,我们得学习放下对原生家庭成员的怨恨,这有助于我们在婚姻中更健康地成长。当然,实践宽恕并非易事。宽恕是一个逐步的过程,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努力,甚至是专业辅导的帮助。然而,也许唯有通过培养宽容的心态,我们才可以逐渐摆脱原生家庭的桎梏,实现一个更为自由和稳定的婚姻生活。 最后,凌长老引用了诗篇127:1来提醒我们如何仰望依靠神来建立合一的婚姻基础。这段经文提到“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是的,我们得谨记上帝才是我们婚姻的那位营造者!因此,我们需要向祂汲取经营婚姻的智慧,以祂的心为心,用祂的眼光来透视我们的生命,包括婚姻。对生命有了上帝的洞察力,我们才能真正了解彼此,学习夫妻之间相互成全和牺牲的爱,从而在我们的婚姻中反映出我们造物主——神的形象。但愿与弟兄姐妹共勉之,在婚姻里荣耀神,享受神,并以祂为乐!   黄雪慧国大校友(2009) ...

GS Letter   Amid Polarisations and Isolations, a Global Fellowship Remains Steadfast   IFES held its World Assembly 2023 in Jakarta, Indonesia from 2–10 August. Over 900 delegates made of staff, students, and board members from 160 countries gathered as the visible global fellowship...

时隔两年的时间,我再次参加校园团契。第一次是在新加坡理工学院,第二次则是在南大。起初我都只是带着“看看”的心态参与活动,但没想到最终却留了下来。这两段的经历都带给我不一样的挑战和学习。 在新加坡理工学院的时候,其中的特点之一就是人数比较少,大概少过十位契友。然而,因为人数少,所以我们常常会轮流带查经、节目,彼此分担。记得我在职员会服事的期间,有些弟兄姐妹因为临时有事情而无法继续担任职员时,我们会彼此关心、分担职务。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些挑战。同时要兼顾学业、校园团契和教会的服事让我感到喘不过气,导致我开始抱怨,想要放弃参加团契。我还记得,时不时我会向上帝发出提问,问祂为什么校园团契依然还在,意义到底是什么。上帝并没有马上给我一个答复,而是继续将这个问题放在我的心里,一直到我进入大学。 来到大学,当朋友邀请我去团契的时候,我只是想参加几次就走了,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觉得很累。然而,弟兄姐妹们的接纳和关心很触动我,让我在团契里有了归属感。因此我选择留在团契,想将这份的爱和关心延续下去,传给我身边的人。到我大学生涯的第二年时,职员会开始寻找下一届职员人选,我想了几个星期后,决定要拒绝他们时,突然有个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其实,在大学里的这段时间是我最有活力、精力充沛的时段,所以应该要把握时机服事,更何况在校园里也只有四年的时间。就这样,我改变了想法并且在职员会服事了两年。 这几年,上帝回答了我的问题。祂渐渐地让我看清楚校园团契的重要性,与此同时也不断地陶造我。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职员正讨论新年度的活动策划时,有人就提出校园团契与教会有什么不同。经过一轮的讨论和分享后,我开始对校园团契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在往后的日子里,也勇于尝试新事物,策划有别于教会的活动。 从理工学院一直到大学,我常常会挣扎、疑惑,自己很害怕踏出那一步,怕自己没有办法胜任,没有时间兼顾学业,甚至害怕失败。但最终上帝的供应不曾间断,不仅带我克服心理上的障碍,也让我感受到服事的甘甜。每当我告诉上帝我已经完成我该做的事情,不想再继续下去的时候,祂就会透过一些人事物提醒我:祂还没有结束这段旅程,我还有功课需要学习。现今回头看的时候,我很高兴能够参与在其中,与弟兄姐妹们一起经历上帝奇妙的带领和恩典。   杨紫云 南大中文系 应届毕业生     ...

GS Letter   Where will the next generation of Christlike leaders come from?   Our CF students and alumni know well that FES ministry follows a certain philosophy that is called ‘distinctives’. Most of us will remember that there are six of these distinctives...

在应毕营结束一个月之后写下这反思,说实话我已记不清大多的细节了。回想起那时候,我非常享受与学长们、朋友们相处的时光。通夜吃宵夜、玩狼人杀肯定是难忘的, 但是能够聆听组员们对生活的反思、期待及挣扎同样让我至今受到启发和鼓励。 虽然我们读很不一样的科系,面对不一样的生活挑战,但是无论我们是在面对与家人同事相处的挣扎、情感上的纠结、工作的压力,我深深的领悟到,即使我能够得到我理想的工作,前面的道路定不会容易走。 当然,信息带给了我一些的重要提醒及让我从新的角度来看生活的目标。还记得第一堂“四马分尸”那么恐怖的比喻:若我们生活的当前、短期、长期目标与我的人生目标都有不同方向,那么我们到底怎么决定往哪方向走呢?因此我学习反思怎样去调整这些目标,以使它们保持一致 。我也记得第二堂讲座给了很多理财的实用技巧。其中我认为做重要的是感恩父母的养育之恩,把金钱的一部分给予他们。无论自己是赚的很少或很多,这是不可忽略的。还有十一奉献在自己第一次拿到薪水的时候立刻给,就没有那么困难。 我个人的小小总结:我很感恩能够来到应毕营来调整我踏入新的生活阶段之前的心态,还有能够享受与其他弟兄姐妹相处的时间。:D   刘晓恬 国大生命科学系 应届毕业生 ...

作为应毕生,感恩我能在实习期间争取到休假参与应毕营。本来带着要和些许日子不见的学弟妹及学长姐叙旧的兴奋之情参与,最后收获的却不止是美好的团契,更得着装备进入人生下一个阶段。 感谢筹委的精心安排,让我们有舒适的环境来聆听各方面的专题,包括人际关系、社会生活、甚至服兵役等课题,都帮助我对毕业后的情况有一点概念。其中得到很大的提醒是与上帝的关系的建立,好使人际关系或是时间的分配,甚至在面对困难时,都能有从上帝来的智慧,以及属灵地应对。 参与营会时,我正在实习工作上忙得焦头烂额,突然惊觉自己在忙碌中会把上帝的话语搁在一旁,只专注在完成工作,根本没心思去想上帝把我放在那个位置的意义。我感恩在未正式进入职场就有这么及时的提醒,从中也得到了极大的安慰,让我知道在世俗的环境中求学与工作迷失的时候,都有大能的上帝可以依靠。 理工毕业后的道路只会越来越不容易,但上帝的恩典够用,赐给我一群理工的弟兄姐妹彼此扶持与勉励,也使我在年少时就能认识上帝的话语,得着装备,帮助我有信心与盼望面对每一天。     覃若兰 义安理工大众传播系 应届毕业生 ...

我一直想尝试写一些生活文化与信仰的对话。我认为文化与信仰对话之所以重要,基于上帝是参与历史的上帝,祂创造整个造物界,也自然在各种文化的美当中能感受到祂护佑的痕迹。 这次我想介绍一套年初上映的日本动画—《The First Slam Dunk》,它把约三十年前已完结的篮球漫画《灌篮高手》的最后一场比赛进行动画化。 《灌篮高手》可谓是我这一代人的集体回忆。当时因它而爱上篮球的人不计其数,漫画中一句“教练,我想打篮球”曾夺去不少人的眼泪。 《The First Slam Dunk》虽然有九成的内容出自漫画,即使你早已知道故事发展和结局,但动画却有一种崭新的生命力,绝非只是在“炒冷饭”或“卖情怀”,这主要是因为作者井上雄彦用他的生命来诠释早已完结的漫画。他透露,这些年来每当再接触当中的角色时,都会有一种感觉:呀,原来你有这样的一面。仿佛角色也随着井上人生阅历的厚度而成长。 生命诠释是ChatGPT出现后重燃的课题,当AI能快速地写出一篇包含正确释经资料的讲章时,传道者和研经者还有何存在意义?黄厚基在《穿越文本》一书中提到研经需要加上生命,并让圣灵作为诠释者。虽然AI终有一天能学会所有诠译资料和工具,但它仍没有生命和运行其中的圣灵;另一方面也说明,如果诠释缺乏生命的投入,那么AI确实能取而代之。 当自身的生命与圣经连结,就能达成对经文的一次生命诠释,这就是诠释大师迦达玛提出的“境界融合”理论。在《The First Slam Dunk》中,井上雄彦就对《灌篮高手》进行了一次极好的境界融合。其中在主角的转移上可见一班,由原本蓝球天份极高的樱木花道,换成队中最平凡、最矮的宫成良田。这样的转变,使故事的信息从英雄的成长变成每一位平凡像我之人修补遗憾和找到自我价值。这是井上用他的生命读进文本当中才能出现的成品。年青时他希望自己能像樱木一样有过人的天份,想像自己能像超级英雄;长大后却发现自己更像宫成,有遗憾、有不足、有努力过后仍会失败的现实。结局里让我看到,每人都是上帝荣美的独特创造,这使我相信只要找对地方人人都可发光。 林国宏干事 ...

GS Letter   Two New Challenges for FES Student Ministry 2023   FES had its 65th Annual General Meeting (AGM) on the morning of 25 March 2023 in the FES-GCF Conference Room. This year we had the AGM fully in person with an attendance...

在2022年12月,华文组、英文部和印尼部团契合作,于2023年三月在校园举办一项叫 ”Campus Engagement”的新项目,主要目的是帮助南大学生透过反思一些课题更了解自己,也从中更认识我们的团契。其次是让团契透过这个项目更了解现今大学生的想法,让我们更好地策划未来的外展活动。身为布道的职员,我也接下了此项服事,负责此活动的宣传。 其实一开始提议的时候,我是有所顾虑的。主要原因是这将是我们第一次和其他语文团契一起筹办一项新的计划,所以害怕无法达到理想结果。通过多次慎重的策划和讨论,我们也一起把活动的成果交托在上帝手中,带着勇气去尝试。 活动形式是以展示摊位来操作,主题为”What’re Your Priorities?”。我们把活动定在南大校园忙碌的星期,希望大学生在忙碌之余,也可用一点点的时间,慢慢思考和调整自己的优先次序,再继续努力前行。活动分两天进行,反应超乎预想,学生们都热烈地参与摊位的活动,身为志愿者的契友也热情地执行被分配的任务。最后,活动圆满的结束,许多学生借着这个活动获知和认识自己的优先事项,团契也在校园里留下了美丽的印记。 策划Campus Engagement的整体过程,真的让我重新认识上帝的大能。我们虽小,在祂里面,能力却超乎所有。希望这活动以后可以继续地发展,团契可以继续发掘我们深藏的潜能,契友也可以继续用生命影响生命! 林伟善 南大电子工程科系(第二年)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