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S VCF: Christianity Awareness Week From 29 March to 1 April, NUS 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 (VCF) held an art exhibition to communicate the message of joy, hope, and the good news in NUS. The organising committee wanted to bless the school...

MELT 2021: Continuing Under COVID From 9 January to 17 March 2021, the combined polytechnic Missions Exposure Leadership Training (MELT) worked yet again under the heavy influence of COVID-19. Typically MELT involves an overseas trip to a partnering student movement so...

在TP校园团契的感想 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我在淡马锡校园团契这三年所给于我的一切。今天在我即将毕业离开这校园的时候,我很想,把这三年的一些点滴,借我笔写出来。 首先我之所以加入团契,是因为我一位教会朋友鼓励我和介绍了它。我对这个机会很开放,因为我愿意让上帝带领我成为祂的门徒。 直到今天,我仍然清晰地记得我参加第一次聚会时的情景:那天,每个人都热情的欢迎我。当时,我是唯一的新成员。我很喜欢那次的聚会,那天我们就休闲的谈谈分享,很高兴这样开始认识了每一个人。 多年来,淡马锡校园团契的温暖和关怀一直没有改变。每个人之间的联系是独特并且宝贵的。我们会在团契聚会、会议之外也一起吃饭,更加深对彼此的认识。 淡马锡校园团契是一个我可以自我成长并在上帝里成长的地方。它向我展示了团契的概念,以及即使毕业后也能继续的团契。我不仅从他人的分享和服事中受益,而且通过有机会领导团契而得到成长。 我希望在未来的几年中,淡马锡校园团契仍能延续讲更多生命的故事。   刘琦英 淡马锡理工学前教育研究系 应毕生 ...

Dialogue with an Open Heart and Mind On 1 February 2021, 12 students from NUS ISCF and the Indonesian Buddhist Society participated in an interfaith dialogue. 30 students from NUS ISCF and the NUS Muslim Society gathered for another dialogue on...

FES于2021年3月27日举行了常年大会(实体与线上同时进行)。在整理常年大会报告的当儿,我也预备我自己和FES去思考学生事工接下来五到十年的方向。在开始思考学生事工策略之前,让我先与你们分享FES学生事工现阶段的处境。 这不是在疫情中同时进行线上和实体聚会的最准确的数据,但是能让大家对今天的学生和学生团契有一个简单的概念。从这个数据我们可以看到: 我们在私人大专院校的领域有增长,这包括JCUS,PSB,NAFA和LASALLE。这些院校的学生群体跟公共大学的学生有着显著的不同,我们需要去深思如何在这些院校里服事。 我们去年服事的国际学生较以往少。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过去透过International Friendship Groups(IFG)和host families接待和服事的国际学生变少了(往年约有约50-100人)。除此以外,在校园内少了正式或非正式的机会去宣传校园团契限制了我们接触新生的机率。 2020年常年大会的报告中,同工们也普遍提及两个挑战。第一个挑战是教育和社会电子化之后事工内容的改变。这不只是影响了年轻一代,也影响了我们每个人,所以FES一定要对电子化对校园、教会和社会的影响有所察觉,并且预备好自己在这个时代里可以有效地做见证和教导学生。 第二个挑战是同工们需要装备自己去服事现代社会中,学生心理和情绪健康的需要。这包括预防、维持甚至是治愈的措施。FES深知道面对和服事在情绪问题中挣扎的人们的难度,但是我们应该努力在这些脆弱面向中服事而不是选择远离。 电子化和心理健康将是FES接下来这几年的服事策略的重点。我希望可以在同工们和学生们的思考后,接着与大家分享更多关于学生事工内容的演变。与此同时,我恳求大家为这三件事代祷:   1.National Student Council(NSC)的交接 这是学生们交接的季节,交棒的学生领袖会与他们的学弟妹分享他们的经验,还有新一批学生领袖也可以借此机会跟其他校园的学生领袖进行交流。新的学生领袖们也会开始思考校园团契的未来,请为他们代祷。 2.FES 同工会议(Staffcon - Staff Conference) 5月7-8日是FES的同工会议。同工会议让同工们在一年的work-from-home之后可以再次聚在一起。这也是一个让同工们思考FES和新加坡学生事工未来的会议。 3.FES-GCF总干事就职 FES的新任总干事是吴恩惠弟兄(Jeremiah Goh),GCF的新任总干事是江大圣弟兄(Michael Kang),请为着两位总干事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中带领FES和GCF代祷。     吴恩惠总干事 吴欣蒂干事翻译...

CVCF and a Hands-on Chinese New Year On 9 February, NUS CVCF organised a hands-on CNY gathering for their members and friends. Two international students, who have been in regular contact with CVCF throughout the year, joined in this gathering. Together...

The Other Side of the Wall: A Palestinian Christian Narrative of Lament and Hope by Munther Isaac IVP (2020) FES Library book call number: 261.2 ISA   As a young boy looking at the world map, I was puzzled as to why Israel is within...

书籍分享 - 向下的移动: —基督的舍己之路 The Selfless Way of Christ — Downward Mobility and the Spiritual Life by 卢云 FES Library book call number: 248.4 LY   “一个人或团体的真正问题… 在于已将「向上的移动」当成他们自己的宗教。这种宗教让我们相信,成功就代表上帝站在我们这一边。” 世界常常强调于「向上的移动」,而基督却是「向下的移动」。这本书的主题谈到我们的侍奉与呼召和我们的灵性的生命之间有何关系,我们如何入世,却又不属世。 想起最近一次干事们之间略略谈到什么才算是“成功”的事工。这不容易定义,因为果效不是马上可以见到的,最终的考验是学生们毕业进入职场后,面对职场和社会所带来的冲击,他们会如何回应。 这个看似不能马上见效的事工,值得继续吗? 反思刚开始服侍时,我的心情跟团契人数一起起伏不定,以数字定义我服侍的价值。作者卢云提醒读者,不是要鄙视有功效的行为,而是这些不应该成为基督徒身份的认同。同时,当我们在生活中拒绝“失败”,我们又如何看待看似“失败”的上帝呢? 我们是否也有意无意地把「向上的移动」的标准带进我们的信仰生活,教会或团契里的服侍中,衡量“成” 与“败”呢? 这本书简单但却带来冲击。它仅有120页,最后20页包含着小组讨论问题,以帮助读者不单单读,更是去反思与分享。   冯绮桦干事   ...

X